热购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故乡的小蝉,与蝉相识_生活随笔_好军事学网

原标题:故乡的小蝉,与蝉相识_生活随笔_好军事学网

浏览次数:175 时间:2019-12-22

我认识蝉,还在幼时。小小的,就听得虫儿在树上鸣叫,越是酷热就叫得越凶。这种好奇,让我常常立在树下,去寻找那叫声的影儿,可也时常就看不到。终于瞧住了,那高高的枝杈间,落着一只寸长的虫子,一半的身子是透明的羽。它和树身几乎同色,很难分辨,只有它爬动时,才看的清。

图片 1

这虫儿很鬼,常常与你捉迷藏,那么高的树,你看着看着,它就挪走了,走到背你的那一面,好像它能窥测人的心思。这便让我更为好奇,就想捉住它。

仲夏时节正是蝉儿闹趣的时候。

捉它的办法很多,找个长竹竿儿,上面绑块纸板,涂上胶水,慢慢地从树下举起,伸到近的位置,突然就贴上去,似乎便能贴到它,这种方法我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它比人灵,看着那板儿靠近了,便慢慢地转到了背面,你又去撵,它又转着回来,搞得你心急火燎时,它嗡的一声,飞往天空,身后留下一溜子的尿液。

心境安宁时蝉鸣是一首流行歌曲,听着也欢快,就如池塘边那榕树上的停驻;心情烦闷时,听着蝉鸣也是聒噪,恨不得把它们都赶的远远的,再也不见才好。

我又改做网粘,买来一个尼龙丝网兜,用铁丝绕个圈套上去,也是慢慢地举着,不等靠近,不等它那只贼亮的眼感觉到时,猛罩上去,它也企图逃走,可常常就挂在了网眼上,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而我的童年捉蝉虫儿就是一份不可或缺的陪伴与欢乐…

抓它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拿在手中好玩,捏捏那如漆般黑亮的壳儿,那黑珠子似的眼睛,那爬满绿色网格透明的羽,看着它在我手心里爬,却总是不放手,怕它逃跑。后来,我用一些冰棍棒儿编成小笼,放它进去,但不知该给它吃些什么,它爬过两天便死了,躺在笼子里再也不动。这很引起我的伤感,出自同情也就不再这么去折磨它。

流火的七月原本是酷热难当的时节。因为有了捉蝉虫的乐趣,七月于年少的我就是无比的期待无比的诱惑。

突然在一段时间里,我玩起了弹弓,那种诱惑让我整日在树上寻找叫声。一次暑假,我住在了亲戚家,距一所院校很近。那里有一道长长的墙,长着一长排的杨树,树都高大,叶儿茂密,树杆儿总是白白的。正是酷暑难熬的时刻,风如流火,那树间就落满了蝉,一片一片的欢叫声如这热浪一般永不停息。我举着弹弓整整打了一个下午,收获了几十具蝉的尸体,也有活的,但都残缺不全了,少了羽,少了头,少了肚子。我起先好兴奋,在从描准到放弹,到打空了又去打,打中了往下飘落的过程确实令人兴奋不已。就像钓鱼,鱼儿咬勾的那一瞬,人心就特别的活跃。

每日里期盼日落西山黄昏在即的时刻。半下午还有些酷热难耐,就已经准备停当,只等着去捉蝉虫了。

当我提着一兜儿的蝉尸,看着几只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虫儿时,心里的那股热潮开始低落,它们再也叫不了,飞不了了,等待的就只有死亡!回家的路上,我将那些虫子倒在了草丛里,想起它们刚刚活跃的样子,心情沉沉的走了。

原本,可以等那小小的蝉虫爬出它的洞口,开始爬到树上,只需带了手电筒在树上逡巡,便可以收获。

少儿时的我,与蝉虫就这么相识过一段,后来,慢慢地知道了这虫子的一生也是那么不易,在黑暗中渡过一生漫长的时期,一旦看到了阳光,短短几十天就该逝去了。这个生命的过程,实在对蝉儿不公,怨不得它总是在临终的那些日子里,那么拼命地嘶喊,那些喊声都意味着什么呢!我着实为它们难过过。

可是,偏偏不喜欢那么轻易的得来。就是要:玻璃罐头瓶一个,小铁铲一把,还有雀跃的童心一枚,叮叮当当的简单披挂,咿咿呀呀的上演一出蝉虫与少年的斗智斗勇的小戏。

我孩子的幼年时期,似乎与我雷同了,也是那么的喜欢蝉虫,拉着我到处去寻找那种叫声,这便让我再一次的接触到它。

那时简直是生了一双寻蝉虫的火眼金睛。绕着白杨树下走一圈,哪个是蚂蚁窝,哪个是蚯蚓钻的洞,哪个是即将要破土的蝉虫刚刚打开的细若针尖的小洞,都会分辨的一清二楚。

我带着孩子在公园的一片矮树林里,林中时不时都有蝉儿在叫。由于树矮,那虫子就清清楚楚地爬在那里,我们看着它叫,看着它鼓起腹下的音箱,清亮的音乐便响了起来。那是一种音调,却从低音快速地拔到了高音,那么清脆、响亮,高亢地让人兴奋。孩子要捉它,我帮着下了手,什么也不用,就一只手快速地捂了上去,它居然没有逃脱,一连捉了好多只。

轻轻的把周围的浮土拨掉,凭住呼吸,用小小的手指以迅雷不掩之势,把那蝉虫儿已经用大刀似的前爪扒拉的已然薄如蝉翼的地皮一掀,“嘿”,抓住了蝉虫儿的大刀,轻轻往上一提,蝉虫儿就做了俘虏了。

孩子带回了它,我说这虫子矫气,手摸久了会死的,孩子便放它在屋里飞,它们总是顺着阳光跑去,全落在纱窗上。在那里它们过了一夜,孩子又问我它们吃什么!我说它们喜欢喝树的汁子,没想到孩子就跑过去,打开窗子一只一只放它们走了。它们就落在院里的大树上,那年夏天,我们的院子是热闹,热闹的有人竟用脚去跺大树,因为蝉的欢叫声让他们睡不成午觉。

图片 2

秋天的时候,连续数日孩子起的很早,我很纳闷。下午回到家里,饭桌上却多了一道菜,一盘油炸蝉蛹。听母亲讲是孩子们抓来的,还闹着要吃。我吃了,还真的很香,也知道这是一种极富高蛋白的营养物,可我却吃的心情不爽,有点沉重。

不过,有时它也还是不甘心,两把“大刀”使劲的一夹,“哎呀”,小手指就出血了。不过也还是不上它的当,总是要把它使劲扔进瓶中看它无奈的四处碰壁才解气。直到此时,才会甩甩手,用力捏一下出血的地方,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有一次给孩子讲故事,就讲了蝉的一生,它听了极认真,也总是不断提问题,我把自己的心情也如实地讲给了他,他带着许多疑惑走了。可从那时起,我发现他就很少捉蝉玩了。

想想那时也是乐在其中,每日收获满满的趁着暮色回家。听到母亲的赞扬,看到妹妹崇拜的目光,心里也是洋洋得意着呢…

蝉,这个东西确实让我疑惑过,那么小的身体,那么大的声音,在黑暗中活过数年,又在光明中度过短短的几十天,且以几十天的惊世高歌,让人类意外地关注了它,古时奉它为神物,来保佑人能轮回不死,有多少文人墨客为它赋诗作画,视它为安怃人心的静物之宝。特别是对人类童时的心灵,它的歌声会产生那么强烈的诱惑。这种疑惑人心的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至今我都弄不明白。

如今七月的故乡居然听不到一丝蝉的喧闹,不禁令人怀疑错过了季节。

这小小的蝉,我该怎么认识你呢!

一问母亲才知,这几年的蝉儿已然是登堂入室,进了大雅之堂,美其名曰“金蝉”。

读过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的《昆虫记》,以一个昆虫学家的眼光,让我对蝉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在蝉虫漫长又黑暗的生活中,蝉儿并非是一个慵懒的东西,它要寻找供养生命的液汁泉,也就是树的根须,它就要不停地挖掘,并用身体分泌出来的泉水将干燥的土粉和成泥浆,糊在洞壁上,建立自己生存的小窝。它时时刻刻都在辛勤劳作,把硬土弄湿,用爪子拍实、压紧、抹平,这样才能畅通无阻。它真可称为了不起的浇灌者,毫不逊色的工程师。就像人类开采煤矿、修筑地铁一样,而它却是在黑暗中劳作的。

这身价不同往昔,受重视程度自然也不同往昔了。一个个小蝉儿可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呢。

昆虫学家对蝉的赞誉莫过于我对蝉的热爱和同情。我们对蝉的认识,常常局限于它的高歌、欣赏和玩味,而蝉却用一种极强的生命之歌在向世界宣布:它不是一个弱者。

据说现在捉蝉人是比蝉儿多的多。

它的确不是一个弱者,在生命的黑暗时期,就表现出一种超强的坚韧。一旦破土而出,迎着酷热的阳光又畅响自己的生命之曲,直至生命枯竭。

一到傍晚全村人都是倾巢出动。一时间是手机、手电筒、矿灯、摩托车大灯,各显神通,把整个树林照的如同白昼一般。那蝉儿哪里会躲过如此的热情与礼遇呀,纷纷落在村人的手中。

对蝉的一生,我能说些什么,自然对它的苛刻使人类对生命的认识更为深刻。任何的生命都来之不易,任何的生命过程都是在磨难中走过,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这种磨难,在于磨难中产生的那种力量。

间或会有一两个的漏网之蝉,只是大约也不敢高声歌唱了吧,干脆缄默了。

想到与蝉相识,是我的一种幸运,因为认识一种生命,也是在认识生命中的自己。

听闻此言,不禁大大的感慨。

都说广东人这天下没有不吃的东西,偏偏就是没人敢吃这小小的蝉儿。如今也令蝉在榕树上欢喜的歌唱,高鸣自在枝,逍遥无比。

故乡鲁地,这蝉儿居然是要绝迹了。

不禁要为这如此被重视的“金蝉儿”一大哭,呜呼哀哉……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故乡的小蝉,与蝉相识_生活随笔_好军事学网

关键词:

上一篇:我的实习生活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