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关于文学 > 微型小说

原标题:微型小说

浏览次数:59 时间:2019-10-08

张老石夫妇是远近闻名的好人,谁家有了难心的事,他们总是吃热上前地帮忙,因而,邻里们背地里无不称赞这对好夫妻。
  张老石两口子靠着手脚勤快倒也衣食无忧,日子本应过得很舒心,可是膝下只有两个女孩,没有儿子就成了两口子的一块心病。两口子经常私下里商量:虽说有两个女儿,现在觉着家里还蛮热闹,可是以后女儿长大一出嫁,家中就会光剩下老两口家中空空荡荡的,多么寂寞孤独。再说,没有了儿子,自然也就没有孙子,这不就绝户了吗?张家的的家产谁来继承?
  为这事,两口子思前想后,反复琢磨,最后决定:抱养一个男娃。可是,到哪里去弄一个男孩呢?这可成了一个大难题。有人告诉他可以花钱找人贩子把别人的孩子抱来,张老石两口子头摇得像货郎鼓一般,连说:“不妥!不妥!把别人的孩子偷来,孩子是一家人的心头肉,人家丢了孩子,那还不得难受死?为了我们自己坑害了别人,咱不能干这缺德的事!”
  因为这个原因,张老石想找个男孩抱养的事,就一直没有办成。
  一天,在医院妇产科当护士的邻家的小凌急冲冲地跑来找张老石,“张叔,你不是想抱养个男孩吗?现在我们医院新出生了一个男婴,听大夫说男婴的父母不愿要了。”
  张老石两口急忙问道:“为什么?”
  小凌说:“大夫说这男婴是个私生子,产妇害怕丢面子就不愿要了。”
  “可怜的孩子啊,生下来就没了爹娘!”张大妈说着叹了口气。
  小凌有些着急,问:“张叔,你们要不要?”
  “要!要!”张老石忙不迭地答道。
  小凌说:“张叔,大夫说啦,产妇生过孩子身体虚弱需要补养身体,所以,大夫答应给产妇两万五千块钱。张叔您如果决定要这男孩,就快点拿钱去医院,我这就快点回医院,别让大夫把孩子给了别人。”
  小玲说完急急地往外走,背后传来张老石感激的话:“谢谢你,闺女!”
  张老石三步并作两步地向银行奔去……
  张老石两口子自从抱来男婴之后,便忙了个手脚不分,把孩子看作宝贝疙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离开母乳喂养如果稍不精心侍弄,那是断然养不活的。当时,牛奶供应十分紧张,若要订一份牛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张老石托人情走后门终于订上了一份生牛奶,又东奔西走买到了两包印着婴儿画的全脂奶粉,再加上一些面糊红糖加鸡蛋黄,倒也把孩子喂得小肚子滚圆。小孩太小,需要十分的功夫侍弄,张大妈便没日没夜衣不解带地侍候着这稚嫩的小生命。可以说,两口子在这小生命身上倾注了全部的心血。
  在张老石两口子精心喂养下,“小东西”居然吃得小脸胖嘟嘟红扑扑的。两口子看着小孩红润发亮的小脸儿、漆白分明的眼珠,心里像是喝了蜜。在报户口时,他们经过反复琢磨,为孩子起名叫张高升,那是希望孩子长大能够前途无量。
  张老石两口商量,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咱要对得起孩子,于是,在孩子百日这天办了几桌酒菜,请来了村里的左邻右舍与家族长者,还有村干部,一同为孩子庆百日。
  时光伴着小高升成长,转眼之间,张高升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张老石两口子又花钱托人让张高升进入教学质量好的中心小学。六年过去,张老石两口子又忙着给孩子找好中学,通过各种办法总算如愿以偿地把张高升送进了重点中学。
  张老石家的经济状况本就算不上富裕,经过花钱抱孩子、托人上好小学上重点中学,这一连串的花大钱,他们的家庭经济就愈加捉襟露肘了。张老石家中虽然经济困难,两口子自己尽量节衣缩食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但是,对张高升却是毫不吝啬,衣服要尽量光鲜,吃的也是全家最好的,张高升提出什么要求,总是尽量满足他。
  张高升还真给爹娘长脸,学习成绩还算不错,高中毕业被某大学录取,虽说不是名牌大学,也总算没让爹娘失望。两口子四处张罗着为孩子准备学费,四年的时光过去了张高升大学毕业了,这时,张老石已经家徒四壁了。
  期间,张老石为了将有限的钱供给张高升上学,就没让俩女儿继续上学,初中毕业就先后辍学了。后来,两个女儿出嫁,张老石都没能给女儿置办像样的陪嫁嫁妆,女儿理解父母的难处,没有任何抱怨之词,与父母洒泪而别,几乎是净身嫁去了婆家。
  张高升大学毕业后,就业成了首当其冲的大事,张老石又四处托人找关系帮助儿子找工作,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张老石两口子总算歇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有松下来,眼看着儿子已经到了结婚年龄,便到处张罗着为张高升物色合适的女孩,经过多次努力均不入张高升的法眼,老两口心中焦急,心想,这几个女孩不错呀,怎么就不能让儿子看中呢?他们哪里知道,张高升已经不再是以往的他了,他觉得自己是大学生身份,哪能找个普通女孩?那岂不太有损自己的面子?他要找一个与自己学历匹配的,才不至跌份儿。
  这天,张老石两口子正为儿子的婚事发愁,儿子进家门就喜滋滋地告诉他们,他找好对象了,是他原来的同学。这一惊喜,可是把老两口子乐得不轻。转过年,儿子张高升要结婚,老两口子实在无力给儿子买新房,便租了一套刚建成上房的三居室给儿子当作新房,并暗暗下决心,扎紧腰带攒钱,一定要给儿子买套新房。现下虽然一时买不起新房,可儿子的婚礼一定得办得风风光光,不能亏待了孩子,于是,便到处借钱,在热烈大气隆重的婚礼中,给儿子办完了婚事。
  张高升当年就喜得贵子,这喜讯可把老两口给乐坏了,逢人就说自己喜得了个孙子。在老两口的心中,这回张家真的香火不断、后继有人了!
  正当老两口喜滋滋向往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儿子张高升的亲生母亲认儿子来了。也不知她是怎么打听出来的,经过亲子鉴定,张高升的确是那女人的亲生儿子,母子就此相认了。亲生母亲与张高升住到了一起,负责家务并照看孙子,一家人过得热热乎乎的。
  张老石老两口眼见得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起来的儿子一下子被认走了,本来心中就难以接受,更加上自从儿子认了亲娘之后就再也没有到自己这养父母家来过,心中就更加难受。有时候,老两口想儿子想孙子,实在忍耐不住就主动前去看看儿子孙子,张高升表现得甚是冷淡,他的亲娘更是冷言冷语,即使到了中午也从不提做饭待客的事,老两口只好讪讪地离开,心酸的眼泪不停地抛撒在回家的路上......
  春节到了,除夕晚上老两口给儿子张高升打电话,说是请他们四口人来这里团圆过除夕,张高升没好气儿地说:“我跟我亲妈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老两口的心彻底伤透了,他二人既想念儿子孙子,又伤心儿子不念养育之恩,对养育他的养父养母如弃败履,老两口终日里眼泪不干,没过多久老两口因憋屈而生病相继去世,守在灵前的只有两个女儿,那个备受疼爱的儿子张高升却始终没有一露尊容。
  邻居们看到这些纷纷议论:“抱养的孩子,还不如豢养一条狗啊!”
  ......

(一)

李玉国已经两个多月没回家了,正月份离家的时候妻子刚检查出来怀孕没多久,本该是件全家高兴的事情,他也该回家陪着老婆等着孩子降生,可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买票回家的决心。

李玉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父亲年轻的时候吃苦耐劳,又深谙为人处世之道,所以他们老李家条件在村里也还算不错。后来老大和老二都娶了媳妇还生了儿子,老两口就更高兴了,拿出了自己的棺材本给两个儿子都盖了新房。而李玉国由于没能遗传老爹的优良基因,为人不够圆滑,眼见着快要三十了对象还没个影子。这可急坏了老两口,他们到处托人打听说媒,终于在李玉国二十九岁那年娶回来了个小他八岁、矮他一个头的媳妇。

由于之前给两个儿子盖房子花了不少钱,这次娶媳妇更是掏空了老两口,他们再也拿不出来钱给小儿子盖新房了。李玉国夫妻俩就跟爹娘住在一起,婚后一年老婆生下个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李玉国很是满足。

可是渐渐地,李玉国觉得不对劲了。亲戚邻居每次见面聊天时总要问他“啥时候要二胎啊?”“还准备要几个啊?”之类的话,而每当他回应说“不准备要了”“一个就行了”的时候,人家都以他还年轻、父母想抱孙子为由劝说他改变想法,弄得他只能苦笑着说是。

(二)

在小孙女三岁那年,老母亲把小儿子叫进屋里问道:“儿啊,你真不准备再生一个吗?”

“妈,多一个小孩得增加多大负担呐?再说咱现在不过得挺好的吗?”

“瞎讲!你要是不给我生个孙子,那我死也不能瞑目啊……”说完拿手捂着眼睛,做出很伤心的样子。

这时,从外面进来的父亲也插了句:“你看你两个哥,都有儿子了,你好歹也要为自己争口气,不能让邻里觉得你生不出儿子!”

“爸,不是我不喜欢孩子,实在是养不起啊,我们现在还跟您二老住在一起,再多一个小的,不是更没地方住了吗?”李玉国苦口婆心地劝着。

“我和你妈还没死哪!住的地方我们想办法,你要是给我绝了后,就不是我老李头的儿子,明儿就给我搬出去!”说完摔门而出。

“爸,爸——”

“儿啊,听爹娘的,不能让别人看不起哇。”老母亲拖着哭腔再次补充道。

(三)

没办法,小夫妻俩只能听爹娘的,为这个家香火延续再添一个男孩。每次儿媳妇一怀孕,老两口就到处托人找“靠谱的”大夫“检查”,看看是不是男孩,不是的话就得引产。五年时间,引产手术就做了三次,可是媳妇还是没能怀上男孩。每次看着虚弱的老婆从医院回来,李玉国捶胸顿足心疼不已。为了让媳妇生儿子,家里的开销愈发增大,看着越来越萧条的家里,老两口愁眉不展,想着自己是不是真得死不瞑目。

去年冬天,儿媳妇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日子刚足,老两口就撺掇儿子带着媳妇去医院检查。腊月中旬的一天,小夫妻俩就坐上了去城里的客车。

妻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眼睛盯着车窗外,面色发白,毫无生气。李玉国看着自己刚满三十岁的妻子,觉得很对不起她。把妻子揽在怀里,尽量让她暖和一点。

“玉国,我这回不想再引产了。”妻子平静地说道。

“我也不想,你这样我心里真不是味。”李玉国把妻子搂得更紧了。

“咱们今天不检查了吧。”妻子试探性地问,“不管男孩女孩都要,行吗?”

李玉国怔住了,他把妻子身体扶正,看着她泛着泪光的眼睛,点点头说:“好!回去跟爹娘说这胎是男孩,医生讲的。”

小两口在城里逛了一天,买了好些补品,赶着末班车回家去了。

(四)

听说儿媳妇怀的是男孩,老两口甭提有多高兴了,大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他们杀鸡宰鸭给儿媳妇补身体,逢人就说自己又要抱孙子了。过个年的时间,所有邻居亲戚都晓得李玉国要有儿子了,每次听到这些话李玉国就只能陪着笑笑。

看着亲戚送来给妻子补身体的东西和爹娘忙里忙外的喜悦,他很害怕,他不敢想象如果这胎生下来的是女孩该怎么办。亲戚朋友该怎么看?爹娘会不会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如果爹娘有个什么意外他又该如何自处?他越想越害怕,越来越怕面对父母,刚过完正月十五,他就跟着大哥一块去外地打工了,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妻子怀孕已经五个多月了。距离孩子出生的日期越近,李玉国就越不安,既期待又紧张。母亲打了好几回电话来催他早点回家陪着媳妇,他总是推脱说工地忙走不开,同时他又很挂念老婆孩子,每次听到女儿说想他时他总会眼前一热,听到老婆说肚子又大了一点的时候他真恨不得立刻赶回妻子身边陪她。每每想到这些,他就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天啊,千万要生个男孩!他常常这样向上天祈求。他幻想着再过几个月妻子生下儿子,他同老板结了工资给妻子买各种营养品,给女儿买几件新衣裳,给爹娘买些他们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留在工地,他抛下妻子逃避现实的内疚才会稍稍缓解。

(五)

这天下午,李玉国正在工地干活,大哥走了过来,一脸沉重地说道:“玉国啊,刚才你大嫂打电话来了,让我跟你讲点事情。”

“啥事啊,哥?”李玉国低头干着自己的活,没有抬头看大哥的脸。

“你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上午没的。”大哥继续补充,“医生讲是她身子太虚了,保不住这个孩子。还讲…还讲她这个身子以后不能再怀孕了。玉国,现在她和爸妈还有你大嫂在县医院呢,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李玉国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他感到胃里的吃食在翻腾,“哇”地一声吐了个干干净净。他飞奔到住处拿了身上所有的钱就往车站跑。豆大的眼泪顺着两颊往下滚,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歉疚,因为他的逃避,他不能在妻子父母最需要及自己的时候陪在他们身边,妻子的身体……都是毁在他的懦弱上啊!

在回家的火车上,李玉国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和她的父母,小女孩一会伏在妈妈怀里休息,休息够了就跟爸爸做游戏,时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李玉国这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的生活也应当如此的,这些年为了生个儿子家里弄得鸡飞狗跳,老婆孩子跟着自己吃足了苦头。父母这个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刻也依然为了自己奔波。唉!这能怪谁呢?归根到底都怨自己啊!

他想着,等妻子的病好了,他就把老婆孩子接到自己打工的地方来,他们再也不用为了生儿子发愁,也不用担心他善意的谎言被揭穿,他们背负的东西变轻了好多,他们一家三口一定会过得好,就像对面这家人一样。想到这里,李玉国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觉得这个孩子也许本来就不想来到世上吧,他大概就是为了代父受过,让一家人以后好好过活。

看着车窗外快速后退的山峰和建筑,李玉国的嘴角微微上扬,不那么难过了。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型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在线阅读,不回头的轻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