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热购彩票文学 > 过惯了的光阴

原标题:过惯了的光阴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19-10-09

  都说老乐是个无心事的人,从早到晚,就没人见过他有愁面苦脸的时候。老邻居无不羡煞。大家都为拆迁的事儿烦着愁着,就他跟没事人似的,串东家走西家,忙的全是人家的事。也难怪,老乐的儿子好,住着别墅,好说歹说要老乐过去同住,偏偏老人不愿意,说是丢不下几十年的老街坊。眼下老城区改造,所有那一带的屋子统统拆光,不去也得去了。
  老乐住进儿子家已经一个星期。每天还是早睡早起,每天还是一早出门,在屋前的绿草坪上伸胳膊踢腿,可就是再没见过老乐有一个笑脸。
  这日子过得也太清汤寡味了。偌大一座屋子,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要没有阳台上那个小鸟,压根儿就找不到一个活物。儿子常说闲着就出去走走,可他能去哪?整个小区还不跟家里一个样,走在那里,感觉都像是在走夜路。
  客厅里的挂钟敲了10下,要是在老屋,这会儿邮递员老吕应该到了。如今,不要说邮递员,连张报纸都找不着。往常这时候,老吕会把附近居民的信报邮件一古脑儿全放在他家,然后由他挨家挨户上门分送,有的人家没人,老乐一趟一趟地跑,毫无怨言。有的人出差几天,临走地都不忘关照老乐,请他代为保管邮件。十几年下来,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省里的邮电报就曾报道过老乐,报纸上老乐那张满脸哈哈的照片,着实让街坊邻居兴奋过好一段日子。
  老乐无奈何兮兮地踱到屋外,看到台阶上有几片落叶,连忙过去捡拾。老乐突然来了精神,跑进屋子想找一把扫帚,可满世界找遍,除了两把单薄的棕帚,就只有吸尘器了。想想那会儿自己操着一把大扫帚在弄堂里清扫的痛快劲,老乐不禁又长叹了一口气。
  闲下来真没意思,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好。老乐嘀咕着,回身进了屋。上得楼上的阳台,见小鸟正扯着嗓子鸣叫,老乐摇摇头,你啊,关在这里,也不舒服吧?小鸟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啾啾,啾啾。老乐的脸绽出了一丝苦笑,你也不想呆在这里,好,我放你。说着,他轻轻一拔笼门,出来吧。小鸟伸出小脑袋,转了几转,像在思考。老乐拍了拍笼子说,走吧,飞吧。小鸟受了惊动,倏的冲出笼子飞了起来。老乐笑了,这回笑得很舒心。
  望着小鸟飞得没影了,一丝落寞绕上了老乐心头。他又摇了摇头,转身正想回屋子,听得背后卟的一声,回头看时,却见小鸟已经钻进了笼子,啾啾啾!
  唉,老乐看着小鸟,很无奈地说,过惯了的日子,丢不了了……   

  自行车的张老头在县城中心公园的北侧租了一间临街的小房修自行车。他在这里已经修了几十年自行车。他是个残疾人,走路要扶着地往前仄。他没老婆,更没有孩子。除了来来往往修车的人熟的喊他一声老张,没人再怎么称呼他。日复一日,几十年就这么过来了,他没有什么依靠,就是一个孤独的老人。

  春天来了,公园里充满了生机,有时没活落,张老头就闭上眼睛,听着那“啾啾、啾啾” 的声音,这是麻雀在歌唱春天。那“唧唧” 的叫声,那是燕子回来了,“唧唧啾啾-” 那是画眉婉转悦耳的叫声,组合起来就是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他年年欣赏这大合唱,胜似天籁,百听不厌----鸟的叫声很平凡,确很美妙;鸟叫声不稀少,可对张老头来说却很珍贵。听听悠扬而悦耳的鸟叫声,看看它们绿油油的大树舞台,闻闻公园里散发的花香,这春天,是非常叫人醉的。

  一天上午,一只灰黑色的小鸟,突然掉落在张老头身边,再也飞不起来。唧唧喳喳的乱叫乱跑,笫一天,张老头给它喂饭它不吃,就把它放在屋里,让它自由,可小鸟躲起来。张老头又在它的脚上绑上一根小线绳,就怕它跑掉。它还没有窝,它很爱干净,它不随便大小便,晚上,它误以为给它喝水的茶碗是厕所,它也害羞,有时偷偷吃点东西。白天,张老头生怕找不到它,叫人买了一个鸟笼,带着小鸟,就象照顾自己的孩子。张老头先把鸟笼放下,给它放上水、小米。小鸟叫什么名字,张老头也弄不明白,反正没见过这种鸟,很是可爱。小鸟听到公园里的鸟叫声,立时来了精神,向着公园的方向鸣叫几声。公园里立即有了回应的叫声。不多时,两只鸟在小鸟上空盘旋起来,忽然,一只鸟径直落在小鸟笼傍,将一只小虫子在笼子的间隙里向小鸟的嘴里塞去,小鸟的嘴巴张得又圆又大,不知不觉将虫子吞下去。大鸟跳跃着,又仔细看了看小鸟,见小鸟飞不出来,不情愿地飞走了。张老头看到,每天两只鸟不停地飞来飞去给小鸟喂食,大鸟没有一点惧怕张老头的意识,张老头想,这鸟和人类也是一样的,它们的付出和责任也是与生具来的,鸟尚能如此,更何况人呢?

  为方便大鸟喂小鸟,张老头就用钩子把鸟笼挂在门前的一棵小树上。一连十多天过去了,这小鸟给张老头增添了诸多乐趣,他很想把它长时间养着,可是看到两只大鸟飞来飞去与小鸟得不到团聚,他又很想把它放了。这天天气很好,张老头看到大鸟又来了,决定放飞小鸟,他拉开笼门,小鸟停顿了一下,扭头看了看,突地飞了出去,忽然又落了下来,不知为什么?它没有飞走。大鸟上下盘旋跳跃引逗,小鸟就是飞不起来,使大鸟很失望。于是,张老头又把它重新关进笼子,大鸟还是每天来喂它的孩子,这父母之爱就是伟大啊!

  张老头想,要让小鸟自由些,它又给它拴上一根细线,足有三米长,小鸟既跑不了,又能锻炼飞翔,时不时,大鸟就下来带它飞一下,小鸟的翅膀好象也越来越硬。快一个月过去了,张老头决定放飞小鸟,他把小鸟腿上的细线解开,等大鸟又来到时,他两手托起小鸟,慢慢向空中抛去,这回小鸟真的飞起来了,它飞到公园里一棵法桐大树上,与大鸟会合了。张老头想,它们一家团聚了,它们该是多么高兴啊!

  小鸟走了,张老头的心里突然感到空落落的,他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他很思念这短暂的日子。小鸟走的笫二天上午,张老头刚支起摊子,那只小鸟又突然飞来,围着张老头转了几圈,张老头想,难道这鸟也通人性?这是与我告别来了,张老头向小鸟一挥手,小鸟又飞走了。张老头多么希望小鸟天天来看他呀------(郭兴臣)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热购彩票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过惯了的光阴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四卷

下一篇:客栈微型小说,吃瓜群众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