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养个丫头做贤内助2

原标题:养个丫头做贤内助2

浏览次数:121 时间:2019-09-23

听安铁这么说,路中华赶紧问:“大哥,什么事这么急啊?” 安铁说:“这样,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去接你,我跟彭坤约好一个小时以后在滨城大酒店大堂等他。” 路中华说:“我现在华中酒店,自己的办公室,行,大哥,那我一会就下楼在楼下等你。” 过了一会,安铁到了华中酒店,刚到门口,就看见路中华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精神抖擞地站在台阶上,气定神闲的样子,让好几个进出的女人为之侧目。 看见安铁的车子开过来,刚停下,路中华就动作麻利地上了车。 “我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跟你先简单沟通一下。”路中华一上车,安铁一刻没停马上就把车开走了,等经过市中心一个小区时,安铁把车停下来,和路中华一起走进了小区内一个花园的凉亭里,这个小区绿化很好,小区花园里可谓雕梁画栋,楼台水榭,体育设施应有尽有。 正是中午,小区花园静悄悄的,没什么人。一到这里,路中华就明白了安铁为什么带他到这里谈事情。 安铁和路中华在一把椅子上刚坐下来,安铁就问:“兄弟,你怎么看彭坤这个人。” 看安铁一脸严肃的样子,路中华认真的想了一会道:“我对他不是很了解,只听大哥说他曾经和你关在一个监狱,而且你一出狱他也出现在滨城,而他妹夫妹妹的公司又恰好卷进一个与大哥和我都有关系的案子里,好像有点太巧了。” 安铁说:“彭坤前些日子跟我说过,想跟我们一起联手把民工事件搞清楚,他跟我说的是想查一查他妹夫的死因,找出杀他妹夫的凶手,但我的感觉是他想做的不仅仅是这些?” 路中华抬起头,有些吃惊地问:“哦,他还想干什么?” 安铁沉吟了一会道:“现在还不清楚,这个人很有城府,现在还不太清楚他真正的意图,他在最后一年进监狱跟我关在一起,给人一直的感觉就是很会办事,人看起来不坏,但城府太深,朋友也不多,彭坤现在的想法是想跟我们一起合作把事情调查清楚,以前我一直没有明确跟他说,但现在我觉得到时候了。另外,小路,彭坤现在对你的处境似乎也很清楚,他知道的事情好像不少,而我们现在对他的了解却不是很多,尤其是他的背景。” 路中华低头想了一会道:“嗯,我们应该好好调查一下彭坤的底细,别人对我们了如指掌,而我们却对人家一无所知,这就很危险。” 安铁说:“我也是这个意思,要悄悄查一下,但目前我们和他可以合作,民工事件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路中华说:“涉及的人太多了,现在赔偿问题还没有最后出结果,但每个人都给了一笔安抚费,暂时人心算是稳住了,但如果最后的结果要是拖太长事件,或者结果不太满意的话,说不好那些死亡的民工家属又会闹出什么事情。” 安铁说:“彭坤现在的态度倒是很明朗,我们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你先不用涉及太深,先看看彭坤想跟我怎么合作,但你要千万注意的是,你手下那个陈立明一定要看紧了,如果处理不好,弄不好这个人会给你带来致命的伤害,还有,你现在对那个徐波要24小时监控,有什么情况我们马上商量。你有没有看出来一些这些事情的头绪?” 路中华有些茫然地看着安铁道:“大哥,说实话,现在我也有些糊涂,我感觉这些事情好像多少跟你有些关系,但又说不好,又好像跟我也有些关系,这一切背后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势力在作怪,否则,我们帮里的那个陈立明不敢做那些事情,他应该知道干那些事情的后果,一是人命关天,二是背叛帮会,他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一点说明,陈立明面对的诱惑不是一般大。” 安铁犹豫了一下,说:“我今天看了你给我的光盘,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民工事件画舫的嫌疑最大。而彭坤是画舫会员,画舫和彭坤都希望我成为画舫的会员,画舫的会员和成员不同,会员是画舫的服务对象,而成员是画舫的工作人员。今天中午我们跟彭坤见面就是再探一下彭坤的态度,他妹妹也会在场,很多情况不好直接谈,我们见机行事。我之所以把她妹妹也一起叫上的目的是希望多得到一些信息,他妹妹和彭坤好像有些冲突。” 路中华道:“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和路中华交代完,两个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滨城大酒店大堂,订好包间后,安铁和路中华就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彭坤和彭玉。 不一会,彭坤和彭玉几乎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一看见这两个人,安铁就笑了,心想,这两兄妹也有很多想同的地方:准时而守约。 看到路中华也在场,彭坤和彭玉都愣了一下,安铁解释道:“刚才没来得及跟你们说清楚,是不知道我这兄弟有没有空,他也是个大忙人,你俩没意见吧。” 彭坤淡淡地笑道:“我没有意见。” 彭玉则冷淡地说:“很好,我也想跟路先生多沟通一下。” 四个人来到订好的包间,酒菜还没有上来之前,安铁要了一壶茶,彭玉特意要了一杯橙汁,然后,包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安铁拿出一根雪茄,递给彭坤,没想到彭坤笑道:“没想到老安也抽起雪茄来了,我这里有,我习惯抽哈瓦那雪茄,高斯巴,现在是一个美国品牌,但真正的高斯巴是属于哈瓦那的。” 安铁笑了笑:“我今天忘了买烟,抽屉里刚好有这么一盒,就拿来抽了。没想到你对雪茄这么有研究。小路来一支。” 路中华淡淡一笑,接过雪茄,然后看了看彭玉,就见彭玉淡淡地坐着,对安铁和彭坤讨论雪茄置若罔闻。 房间里三个男人都点上雪茄之后,包间里立刻就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彭坤看了彭玉一眼,然后说:“我喜欢高斯巴的味道,香气不浓不淡,抽起来顺畅,什么东西顺畅了就好,不顺畅就会让人不舒服。”说完,又看了彭玉一眼。 安铁也看了看彭玉,发现彭玉还是那副淡然冷漠的样子。 彭坤也没理彭玉,对安铁和路中华笑笑说:“老安今天提供了一个机会,难得啊,我跟小妹都有日子没聚了,还有路先生,一直想跟路先生好好聊聊。” 安铁笑笑道:“是啊,平日里都忙,今天终于了有些空闲,服务员,不用着急,菜慢慢上,酒先上来就好。彭玉,也喝点红酒?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 彭玉抬眼对安铁笑了一下道:“好,没事。” 安铁看起来轻松随意地对服务员说:“那就先上两瓶茅台,一瓶干红,对了彭玉,你喝哪种干红?” 彭玉说:“大连的万达干红吧,这酒产地在秦皇岛,在中国秦皇岛是生产葡萄最好的产地。” 彭玉说完,彭坤马上笑着接口道:“嗯,我妹妹有眼光,国内的干红大连万达算是好的,干红不仅仅需要酿制窖藏工艺好,而且原料产地也很重要,秦皇岛的沙质土地,是国内种葡萄最好的地方。” 彭玉看了彭坤一眼道:“比不上你,你的消费眼光很独特,高斯巴最开始是卡斯特罗专供雪茄,我讨厌独裁者,我不喜欢这种雪茄散发出来的那种独裁者的味道,你身上这种味道太浓了。” 彭玉说这句话的时候,安铁和路中华都愣了一下,没想到彭玉会在安铁和路中华当面这么说彭坤。 但彭坤却没有任何不快,而是呵呵笑道:“妹妹你此言差矣,高斯巴早就不是卡斯特罗的独享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高斯巴就已经大众化了,现在的高斯巴属于人民大众。” 彭玉瞄了彭坤一眼道:“大众化?成天把人民挂在嘴边的人,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聊政客一样。” 这时,彭坤才看了看安铁和路中华,尴尬地说:”我这妹妹就这脾气,你俩别介意。” 彭玉也对安铁和路中华嫣然笑笑说:“不好意思,上次的事情要多谢路先生和安总帮忙平息,一会敬两位一杯。” 路中华道:“好说,好说。” 这时候,彭坤又插嘴道:”老安其实可以多跟我妹妹的公司合作,不一定非要在房地产上。” 彭坤刚说到这里,彭玉就打断彭坤的话说:“这个意思我已经跟安总表达过了,你不用操心了,我觉得你还是回北京吧,我认为你在滨城不会有什么发展。” 彭玉这话让安铁一愕,彭坤说来滨城主要是为了查清楚妹大的死因,但彭玉却似乎并不领情,而且,听彭玉的意思,好像也在说彭坤有想在滨城发展的意思。 彭坤有在滨城发展的意思安铁不奇怪,这一点彭坤跟安铁谈过。 彭坤对彭玉笑笑,淡淡地说:“我有没有发展无所谓,我是关心你,希望你能高兴快乐,别栽跟头就好了。” 彭玉道:“小心你自己栽跟头,我不用你操心。” 这时候,路中华插话道:“彭总现在有什么打算,民工事件现在闹大了,政府也要介入了,我们自己已经控制不了了。” 安铁本来以为彭玉会很担心这件事情,但没想到彭玉却淡淡地说:“闹也闹不了那去,地方政府自己本来就有很多软肋,他们能捏的也只能是更软的柿子。” 彭玉说完,彭坤也淡淡地说:“我妹妹说得对,这不过是一个阴谋,阴谋之所以成为阴谋,那是因为不能见光,我们只要让这些暴露在阳光下,他们就会无所遁形,政府如同一个阳光普照的巷子,巷子里总有阳光照不到的房间。” 安铁看着彭坤和彭玉这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把现下发生的事情放在眼里,心里不禁疑问越来越大。 就在酒菜快上齐的时候,彭坤看了看安铁,漫不经心地说:“过几天滨城要举办第九届国际旅游节,到时,市政府会有一个酒会,老安要是有空最好去看看,到时候会很热闹的。”

安铁故作惊诧地道:“是嘛,旅游节的事我知道,酒会的事情我还真不清楚,唉,这段真是太忙了,酒会应该是市政府举办,旅游局承办吧?” 彭坤看着安铁道:“这次旅游节有点特别,承办单位除了旅游局之外还有一个承办单位就是极乐岛旅游开发公司。” 彭坤说完,安铁和路中华都顿了一下,这么说,这次旅游节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招待酒会实际上竟然是画舫承办的,这些日子,安铁忙于公司的整顿和布局,关于旅游节的事情也没有详细了解。 “以前这种酒会一般都是政府直接出钱自己办的呀?”安铁皱着眉头说。 “今年旅游节改革,全面商业化运作,连酒会都让企业来运作了,极乐岛旅游开发公司是这些年滨城投资最大的旅游项目,本身极乐岛也需要招商,由极乐岛来承办也顺理成章。” “哦,这倒是,这么说,极乐岛可能在前期就已经参与到旅游节策划和参展商以及嘉宾邀请等组织工作了。”安铁沉吟着。 “想到一块去了。”彭坤说。 “这么说一场大戏的序幕快要拉开了,现在应该是极乐的工作人员最忙的时候吧?”安铁说。 彭坤点点头,把手中的雪茄慢慢放进嘴里,看着安铁意味深长地笑着。 坐在一旁的彭玉这时候眉头皱了皱,仿佛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彭坤,好象想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话也没说。 这时,路中华转头对彭玉道:“彭总也知道画舫吗?” 安铁一听路中华问起这个,心里暗暗高兴,本来安铁也想问的,安铁觉得这兄妹二人似乎有许多的不同,不知道彭坤和彭玉在多大程度的信息共享。 彭玉愣了一下,说:“我知道,但我并不觉得这个组织会有那么大胆子干这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彭玉知道画舫并不奇怪,但彭玉对画舫的态度却让人大跌眼镜,彭坤在那里成天为了她丈夫的死因而调查画舫,可彭玉却大不以为然。 安铁目光闪动地看了看彭玉,彭玉表情淡漠,似乎对安铁他们谈起画舫的话题毫无兴趣,安铁又看了看彭坤,彭坤正在低头喝茶。 等服务员把两瓶茅台和万达干红送来的时候,彭坤又马上抬起头来,拿过一瓶茅台,把雪茄塞进嘴里,然后双手把茅台转来转去反复打量了一会,说:“茅台不错,老安也喜欢酱香型的酒?” 安铁说:“嗯,酱香型的酒味道浓烈醇厚,与酒精本身的味道正好做了一个平衡,尤其是那种透明纯净的淡淡的黄色,我很喜欢。” 彭坤高兴地说:“好啊,老安,我们的共识越来越多了,我也喜欢茅台,茅台酒是真正的贵族,低调平和,味道丰富,是真正的中国贵族。” 彭坤说到这里,安铁注意到彭玉眼睛瞄了彭坤一样,目光中颇不以为然。 很快,酒菜都上齐了,三个男人在桌子上谈笑风声,但却都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彭玉吃得不多,在用红酒敬了安铁和路中华一杯之后,说了几句客套话,不多久,彭玉就放下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三个喝酒的男人聊天。 这顿饭并没有像安铁说的悠闲地吃一个下午,而是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酒也喝得不多,结束的时候三个人也就喝完一瓶茅台。 结帐时,安铁对服务员水:“服务员,把这瓶茅台退了。” 没想到彭坤却道:“老安,我们找个轻松的地方,比如酒吧,继续喝吧,正好下午我还真的闲着没事,你们两未位有没有时间啊?” 安铁和路中华齐声说:“有!” 安铁心想,老狐狸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我下午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们了,先告辞。安总和路先生,以后常联系。”彭玉说完,起身就走了。 等彭玉的身影在门口消失一会,彭坤马上说:“我这妹妹,唉,从小就被我父母个惯坏了,总是自以为是,她竟然还认为画舫跟她丈夫的死和民工事件没有关系。” 安铁看了看彭坤说:“也许她说的有她的道理。对了,要不,我们继续在这里喝吧,就别去什么酒吧了,你看呢?” 彭坤目光闪烁地说:“也行。” 说着彭坤又掏出一根雪茄,点上之后,看着安铁,突然说:“老安,你好象有些不相信我啊?” 安铁笑了笑说:“老狐狸,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觉得你有些神秘,你知道,神秘有时候跟不安全总是联系在一起的。” 说到这里,安铁有停顿了一下,说:“对了,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我现在只想老老实实地做生意,对其他的我已经兴趣不大了。” 安铁说完,彭坤盯着安铁看了一眼,眼睛里有些诧异,半天没说话。 “彭先生,听我大哥说,你原来是个公务员,后来因为一点小事入狱,但我感觉你的财力,似乎不是一个公务员有一些小贪污能拥有的,我感觉彭先生做事很大气,似乎有些,嗯,财大气粗的感觉。”路中华态度温和地笑着问说。 “哈哈,财大气粗,我给你的印象是这样吗?那我太失败了,难道我会是一个暴发户?嘿嘿,老安,其实,我家里有点家族生意,以前我没跟你说,是我觉得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故意隐瞒你,别以为我拥有的是黑钱,我贪污的那点钱都是以前我平日里花的一些零钱,我只不过不想花家里的钱,不在家里做事而花家里的钱这不太好。”听了路中华的话,彭坤哭笑不得地转头对安铁说。 “操,你贪污的钱还是你平日花的零钱?你够大手大脚的,看起来你说的有点道理,给国家做事就得花国家的钱,哈哈,有点道理!”安铁被彭坤的话弄得更是哭笑不得。 “老安,咱们就别兜圈子了,我知道你也希望把事情搞清楚,对了,我得恭喜你能把想找的人找回来,可是,人是回来了,如果你天天生活在阴影中和一种不安中,你能过得好吗?”彭坤慢悠悠地说。 这下,轮到安铁发呆了。安铁看着彭坤也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彭坤虽然没明说什么,但彭坤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他对自己和瞳瞳的事情似乎掌握得比自己更清楚。 看着安铁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彭坤把雪茄在烟灰缸上敲了几下,自言自语地道:“这个烟灰缸真难看,这么好的雪茄用这个烟灰缸太不配套了。” 然后,彭坤抬头盯着安铁说:“老安,咱们明白点说话吧,我把你当朋友,咱们就不用浪费脑细胞去互相揣摩对方了,你可以相信我,除了追查一下我妹夫的死因,我对我妹妹不放心,这是我家里要我这样做的,否则我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我们掌握了一点信息,然后做了一些调查,发现了一些问题。” “你就别打官腔了,你现在也没做官,直说吧!”安铁说。 “嗯,就应该这样,直说爽快,我发现,画舫有不少问题,还有通过画舫我预感还能发现一些别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不仅仅与你有关,确切地说是与你家的瞳瞳有关,而且还与我有关,确切说是与我妹妹有关系。而且……”彭坤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安铁和路中华一起望着彭坤,等着彭坤往下说。 彭坤顿了一下,抽了一口雪茄,然后很诚恳地说:“而且,我以及我的家人,不包括我妹妹,她可能不知道情况。跟老安你一样,我们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全感,我这么说老安你可能更容易理解一些,这种不安全感是很致命的,你不知道造成这种不安全的感觉来自哪里,所以,你就会寝食难安,就算为了睡个安稳觉,我也必须想办法把事情弄清楚。我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把各自的信息汇集起来,各自出力,合力揭开这一切。这样对大家都会有好处的,包括路先生,是吧?路先生千万不要大意,这件事情搞不清楚的话,恐怕先倒霉的可能就会是你。” 路中华笑了笑说:“那请彭先生明示下我们该怎么办?” “我得听听老安的态度。”彭坤看着安铁说。 安铁沉默了一会,想了想说:“行,我们联手,把事情搞清楚。你说说思路。” 彭坤盯着安铁看了半晌,然后郑重其事地说:“接下来,我们先打个赌。” 安铁顿了下说:“怎么打?” 彭坤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说:“这个信封里有一张100万的支票,这里有一瓶茅台酒,再拿一瓶,我们一人一瓶同时喝,谁先喝完,谁就算赢!你赢了,这100万归你,我赢了,你今晚陪我一晚上。地点我定。” 安铁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盯着彭坤道:“看来,我输赢都是赚了,可是一瓶酒喝下去弄不好就没命了,为了这100万,不要命,值不值得?” 彭坤说:“有比生命重要得多的东西,比如荣誉、尊严、自由以及梦想,何况这点小钱!” 安贴道:“那我们为什么要打这个赌?” 彭坤说:“为了人类基本的价值观,你为了自由与梦想,我为了荣誉与尊严。” 安铁笑了起来道;“我还要确认一个事情。” 彭坤说:“什么事?说!” 安铁道:“你是不是同性恋?” 彭坤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说:“不是!” 安铁说:“成交!来吧!” 彭坤对着门外喊道:“服务员,再来一瓶茅台!” 两瓶茅台摆在安铁和彭坤的面前后,彭坤盯着安铁笑着说:“准备好了吗?” 安铁说:“开始吧!” 彭坤说:“开始!” 接着连个人迅速把茅台的瓶子的瓶盖打开,对着嘴就往自己的喉咙里倒。 等安铁刚刚把空瓶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彭坤也把空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这时候,小路在一旁笑了起来:“我大哥赢了。” 这时,安铁皱着眉头,手握着拳头说:“老狐狸,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彭坤也低着头看着桌子,嘴里不断吸着气说:“说。” 安铁哈哈笑着道:“你把我这100万支票揣在口袋里,别给我弄丢了,今晚你专门替我付帐,我请客,请你!” 彭坤道:“我替你揣着支票可以,但必须只是我们俩。” 路中华冷冷地看了彭坤一眼,然后站起来对安铁说:“大哥你不要紧吧?” 安铁道:“我没事,你先回去,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等路中华出门之后,安铁盯着彭坤道:“你说,你想去哪?” 彭坤看着安铁一字一句地说::“支画的日吧!”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养个丫头做贤内助2

关键词:

上一篇:绝世珍本,再版序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