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第十六章,东京(Tokyo)战火

原标题:第十六章,东京(Tokyo)战火

浏览次数:133 时间:2019-09-24

约翰·弗多拿走进大厅之后,立即皱起了眉头。 灯光下,黏稠的暗红色血液在地板上静静地流淌着,那个卢先生的尸体以一个怪异的姿态倒在地上。房间里摇滚乐声震耳欲聋,末日审判团的团员们仍旧在一边若无其事地各行其事。约瑟夫·拉塞尔和特蕾西·布兰登这两个音乐迷都随着音乐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翩翩起舞; 基德·罗德里格斯对着墙壁在练他的飞刀;班塔利·哈比则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画笔在墙上不停地涂抹着。霍华德·琼斯和路德·阿斯特那都坐在终端前在上网。 “出了什么事?”约翰问道。 “这个家伙,他发现了亚当和他老婆在睡觉,居然想对我们动手,真是笨得厉害……”马丁·艾登看着那尸体摇头道。 “他的妻子呢?” “在卧室,不过已经被亚当干掉了,以防她报警……”基德插口道。 “这个蠢货,本来我们可以相处得很好的,我还打算好好给他上一堂美国的民主历史课呢……”马丁·艾登用脚尖踢了踢卢先生的尸体。 “把尸体处理一下,一会儿让大家在大厅里集合,我有话说……”约翰淡淡道,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看到了吧,班,这些人就是我的手下。他们都拥有卓越的力量,可自己却无法控制,只能以杀戮来释放。对他们来讲,除了自己的队友外,别人的的生命根本不值一提。也就是说,不再把自己当做普通的“人类”。也许,这就是身为超念战士的命运吧。你呢,班,你的部下又是如何面对那种压力的呢? “什么嘛,为什么我和小妖要留下来啊……”胖刘显然对于这个决定是不满的。 “臭胖子,你哭丧着脸干吗啊,我还不是一样要留下来……”核桃撅着嘴道。 “哎呀,你们不要这样么,留下来也有很多任务啊,你看,今天邵局长送来这么多粽子,一般人哪吃得了啊,也就你们两个可以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班鸣卓挠头道。 核桃竖起小拳头道:“臭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是笨蛋饭桶吗?” “不是,你们怎么会笨呢,A组的智商哪一个不在一百五十以上啊,尤其是核桃,你的智商可是高达一百九十的天才少女,仅次于小妖的二百呀,所以你们决不是笨蛋饭桶……”班鸣卓讨好地笑道。 “哼,这还差不多……”核桃毕竟是小孩子,几句马屁就把她给逗乐了,班鸣卓趁此机会赶紧溜之大吉。 胖刘却低下头,象个哲学家似的在沉思着。 “胖刘,你怎么啦,想什么呢?”核桃不解地问。 “我在想,队长的意思好象是说我们两个是聪明的饭桶耶……” 推开二楼客厅的桃木门,入眼的是江振川清瘦的背影。他听到脚步声,回头向班鸣卓一笑。 “还在画呀……”班鸣卓低声道。 “是啊,画画就好象是她的生命一样……”江振川感叹道。 客厅的地板中央,穿着白色睡衣的康云儿正跪在地上,专心地在白纸上涂抹着。五颜六色的蜡笔在她的四周散落一地。轻风将落地窗的浅蓝色窗纱吹拂起来,形成一副动人的图案。 “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而战的呢?”江振川突然问道。 “什么?”班鸣卓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我是说,我们真的可以从她的画里看到未来吗?” “也许吧,不过她的画我是看不懂的……”说着,班鸣卓从地上拣起几张画,“这是什么,好象很多的黑色大鸟在飞……,这个呢?好象是一根大柱子啊,这一张,还是柱子,不过四周多了很多黄色的小球,真是搞不懂……,还有这张,哎,这个小楼画得倒还清楚,对了,这有点象我们住的地方么,说实在的,我画的可比她画的强多了,小时候没加入B组时我就是学国画的,可惜不能交流,否则倒是可以好好指点她一下,你看,这房子一点立体感都没有,用色也太深了……” 江振川苦笑着摇了摇头,有时候,班鸣卓实在不象是一个情报部门的队长。 不愿意再听这厚脸皮的队长对一个小女孩儿的画指手划脚,江振川转身离开,就在出门的一瞬间,他感觉康云儿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后背,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那双纯净的眸子又黑又深地望着自己,江振川的心中一阵莫名的悸动。他好象捕捉到了什么,然而心中又发出空洞的回音。 康云儿在望了他一眼后,又低下头去画图了。 江振川也转身离开,耳边兀自传来班鸣卓滔滔不绝的评论声。不管怎样,这孩子绝非想我们想象的那样完全无法和外界交流……,他默默地想。 夜幕降临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城市。夜中的北京显示出比白天更辉煌的生命力,五颜六色的灯光围绕着整个的城市交织成一道道璀璨地霓虹。空气格外的湿润,多彩的雾气将行人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了,仿佛一切都摇荡起来。 就好象在这样的一个黑夜中,北京,活了。 “找到了么?”江振川问在身边闭目冥思的班鸣卓。 班鸣卓缓缓睁开双眼,向着自己的老战友微微一笑。 “好吧,出发!”江振川回头向A组的队员们大声道。 “哟,老江今天很有气魄么!”唐卡扮了个鬼脸。 “说什么呢!”核桃在他身后狠狠给了他一拳,“记着要活着回来,否则我饶不了你!” 唐卡吐了吐舌头,向她敬礼道:“是!女王陛下!” 年小如和桑若影交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纷纷登车。 路婵娟则坐在班鸣卓的身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坐在驾驶位上的江振川启动引擎,A组专用的红旗飞车,缓缓飘离地面,强大的气流将四周的稻田吹得泛起滚滚的绿浪。 核桃和胖刘在底下不停地挥着手,萧矢则站立不动,目光却一直不离开他们的飞车。 三个人的形象瞬间变成三个微弱的小点,消失在车窗中。 A组,出动。 “报告,已经收到班队长的信号。”那个漂亮的女警官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徐东清道。 徐东清缓缓松开交叉的十指,拿起桌上的警帽扣在头上:“通知各单位,出发!”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四十余辆夜战专用的警车纷纷腾空,如同一群黑色的巨鸟,向着一个他们也不清楚的目的地飞去。 国安局的局长室内,秘书小张放下电话,转身向站在落地窗前的邵定中道:“局长,他们已经出发了……” 邵定中沉默了很久,才轻声道:“祝你好运,明卓……” A组的飞车内,年小如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眼睛瞪得溜圆。虽然有过一次实战经验,不过无论从哪方面讲,那次同这一次相比也是小儿科。桑若影察觉到她的紧张,轻轻的在她腋下呵了两下。年小如忍不住“咭”地一声笑了出来,反手过去也搔阿影的痒。看着两个可爱的少女闹成一团,大家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唐卡打开立体电视,播音员那标准的普通话立刻在车内响了起来:“各位观众,现在为您现场直播的是中国功夫与美国拳击的争霸赛,这是一场由中国慈善总会举办的中美体育界的传统赛事。比赛将邀请世界拳王霍利先生亲自出场,同时到场观看此项赛事的还有珍以及杰克等国际巨星,北京各界著名人士以及多位政府代表也将出席观看今天的比赛。据主办单位称,此项赛事的钻石级门票将高达六万元,而其次的红宝石和黄金票也高达两万元和一万元。所有的钻石票都已经预订一空,主办单位临时决定将原来的座位由三千个增加到五千个,晚会的收入将有近三百万捐献给中国慈善总会,我们相信,这将对中国的慈善事业起到极大的帮助。这项争霸赛如同一道友谊的彩桥,沟通了大洋两岸,充分的证明了中美两国人民的深厚情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中美两国人民一定可以携手共创……” “去你妈的!”唐卡恨恨地骂了一声,关了立体电视。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不知道队长他们能不能平安的回来……”胖刘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喃喃地道。 “当然会平安回来,我们A组哪次不是顺利完成任务的?”核桃翘着小鼻子道。 “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跳地好难受啊……”胖刘苦着脸道。 “你今天晚上吃了多少粽子?”核桃将小脑袋伸到他跟前道。 “十……十四个,怎么啦?”胖刘愣愣地道。 “笨蛋!”核桃重重地在他的大头上敲了一下,“吃那么多又不运动,心当然跳地难受了!” “这样啊……”胖刘揉着脑袋道,“那么就运动一下吧!小妖,来,我们下棋……” “笨蛋!你这也叫运动吗?” “咦?围棋不也是体育运动么?” 萧矢在一边静静地取出棋子,将白子递给胖刘。 “胖刘的心跳地难受,真的是因为吃多了粽子么?恐怕……不见得吧?”他默默地想着,拈起一枚黑子,轻轻地落在左下角的星位上。 “就是这里呀……”班鸣卓望着眼前的建筑物轻声道。 “地形很好,附近的建筑物和它的间距在六百米以上,正好是激光狙击手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站在他身边的徐东清放下手中的微型红外望远镜道。 “屋主是谁?”班鸣卓问道。 “是一个姓卢的中国籍男子,曾经留法学习过美术,很有可能在那时被中情局收买了。这公寓是他和她妻子花钱请人自己建的。他的妻子是学建筑设计的,你看多古怪的造型,象个大烟囱……“ “是很古怪,奇怪,这房子好象在哪里见过……”班鸣卓若有所思地道。 徐东清奇怪地望了他一眼,正想问什么,一个身着黑色迷彩服的特警来到他面前敬礼道:“报告!所有行动人员全部就位!” “注意观察,听候命令!”徐东清简短地道。“是!” “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班鸣卓问道。 “按照你的要求,一共安排了四十个激光狙击手,全部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除此之外,我还带来了两百五十名重装特警,以防止对方突围……” “这么多?!”班鸣卓吃惊道,“不过即使特警恐怕也难以阻止他们吧?” “放心!他们用的不是普通武器,而是用这个……”徐东清递给他一枝枪。 “这是什么?”班鸣卓低头摆弄着手中的武器。 “这是临时改造的声波霰弹枪?”徐东清略带得意地道。 “声波霰弹枪?” “对,我研究过超念战士的战斗过程和原理,超念力时使用时精神必须高度集中,否则实力再强大也难以发挥。经过训练的超念战士即使在受惊扰的情况下也一样可以发挥实力。可这种枪……“徐东清拍了拍枪身,可以同时发出两种攻击,超音波和直径八毫米的霰弹,即使是超念战士,也无法同时集中精神来对付两种不同属性的攻击吧?”徐东清微笑道。 “真有你的呀,徐警司……”班鸣卓叹道,“这样的话,我们的胜算就大多了,对了,国安局要我们要尽量不伤到对方的脸,这些家伙虽然都是美国的重犯,可都持有合法的公民身份。只有将尸体保留到可以辨认的程度,才可以免得美国人找麻烦……” “已经通知下去了,以他们的枪法,应该没问题。” “这样就好……”班鸣卓点头道,“现在能否确定全部目标都在房子里?” “因为怕对方发现,没有放出微型探测仪。不过通过热透视装置观察,可以确定的是里面的确有十二个生命目标……”徐东清道。 “难道屋主不在么?”班鸣卓皱眉道。 “不管怎样,现在也只能行动了……”徐东清沉重地道。 “好吧,五分钟后,开始行动……”班鸣卓果断地道。 A组的临时驻地中,胖刘和小妖坐在棋盘前对战正酣。核桃趴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虽然她什么都看不懂,不过还是东一句西一句的支着招。 “胖刘,你的白子应该放在那里啊,这样象梅花图案,多好看哪!” “讨厌,别多嘴呀,思路都乱了……哎呀,小妖,你今天布局好快啊,简直是落子如飞呢……”胖刘吃惊道。 “下得爽快些不好么?”萧矢头也不抬地道。 “不是啦,不过这风格和你平时下的不大一样啊,吓了我一跳……”胖刘挠头道。 “棋盘上的事情是无法预料的,如果你认为对方会按照你想象的那样下棋,那你就永远都赢不了我啊,胖子……”萧矢慢悠悠地道,“而且,布局虽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进入中局后的搏杀啊……” 说着,将一枚黑子稳稳地下在白子的腹地上。 “时间到了……”江振川看了看表道。 “A组成员注意,行动后要注意配合地面小组防止对方突围,不要和对方近距离缠战,以免被狙击手误伤。”班鸣卓望着A组的成员道。年小如、桑若影、唐卡和路婵娟都点头表示明白。 班鸣卓又转头向徐东清点了点头。 “各单位注意,请再次确认!”徐东清拿起呼叫器低声道。 “爆破组准备完毕,待命!” “狙击手全部就位,待命!” “地面分队准备完毕,待命!” “好!开始行动!” 话音未落,原本静寂的黑夜中突然划过十余道火光。那是警方专用的“壁虎”火箭在空中的轨迹,这种火箭是破坏建筑表面的专用武器。它的特性是接触到爆破目标后不会以爆炸的形式将目标摧毁,而是深深的锲入目标,然后利用其强震和膨胀的功能使其壁面碎裂,而不会伤害到建筑物内的人或设施。 班鸣卓紧紧地盯着那房子,熟悉的感觉再度传来。怎么会呢?这里明明是个陌生的地方,为什么自己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在墙壁破裂的一刹那,就是激光狙击手发挥威力的时刻,不知道能干掉对方多少人?如果能一下将约翰·弗多拿解决掉就好了,那样的话就等于是胜券在握了。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十余枚“壁虎”火箭的箭头已经纷纷击中目标,深深锲入了墙壁的表面。同时发出刺耳的轰鸣声,随着这轰鸣,厚实的墙壁雪片般地剥落下来,将整个屋子内的情况暴露出来。 “怎么回事?”徐东清突然道,“情况不对……” “那是什么?”路婵娟举起手,捂着自己的嘴唇。 “这是……这东西我们曾经见过的……”唐卡也脸上失色地道。 “是美制的M-173型武装机器人!”桑若影失色道。 屋子的大厅中,站着十二个被称为“歼击者”的M-173型装甲战士,身高超过三米的钢铁之躯在月光下闪烁着冷冰冰的光芒。

宽敞的地下大厅内一个六角型的半透明立方体在缓缓的滚动着,淡蓝色的光芒将A组成员们的脸映得忽明忽暗。 “事情就是这样……”班鸣卓刚刚向他们介绍了康云儿的情况和此次任务的目的。 “那么……,队长,”胖刘提问道,“要是那帮家伙来了以后不走了怎么办?我们和他们耗么?” “耗你个头啦!”唐卡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大头,“当然是要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剃光头反醒……” “女的也要么?好残忍……”核桃同情地道。 班鸣卓微微一笑:“唐卡说的没错,我们就是要先下手为强。不过对方怎么说也是美国公民,是不能采用正常的法律手段的……” “那么就是说要来阴的?”唐卡精神一振,算计别人一向是他老人家的最大爱好。 “差不多吧,只要不是在光天化日下的公众场合,遇到的话,一律杀无赦!”班鸣卓淡淡地道。 “哈哈,这下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了……”唐卡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样做,是不是要先和外交部打个招呼?”江振川有点犹豫地道。 “A组的事,只直接向国安局负责,和外交部有什么关系?他们只要负责擦屁股就可以了。”班鸣卓幸灾乐祸地嘿嘿笑道。 实际上他们A组一直都是外交部地灾星,不论对方是什么人,只要在北京犯在A组手里就没好儿,有次德国大使馆的一个领事借签证之机连续地奸污中国少女,后来被揭发出来,对方借外交豁免权大摇大摆地回国了。结果班鸣卓派了苏红荼和白朗去德国。“你们的任务,就是给他做一个免费的外科手术,让他以后想起女人就自卑……”班鸣卓如是说。那领事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这件事在国际上传得沸沸扬扬,对方虽然没抓到什么把柄,可也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于是照会了中国大使,提出抗议。外交部当然是尴尬异常,从此提到A组就头痛不已。 “十年的外交成就,A组的疯子一分钟就可以破坏殆尽……” “A组眼中无国界……” “中国情报部门的黑社会……” 这些都是全部是事后对A组的评价。不过也因为此事的原因,所有驻中国的外交人员都异常的安分守己。有时看到同事们和中国女孩打交道,就彼此半开玩笑地提醒:“伙计,小心A组的外科手术……” 当然,A组能够这样的为所欲为也和身为国安局长的邵定中大力支持分不开的。如今的邵定中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实权人物,除了身为国安局长,实际上也担负着整个中南海的保安工作。四年前政府改组,国安局的权限大幅增加,正式成为直接向中央政治局负责的情报组织。其职能也从负责国家安全扩展到治安,反贪,防暴,反恐怖等各个领域。A组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成为北京市内举足轻重的情报组织。加上班鸣卓胆大包天,这些年来着实做了一些令人抚掌称快的事,A组的人气是越来越高了。 “队长,对方的实力到底怎么样?”萧矢问道,这个问题是他最关心的。 班鸣卓有点感慨地答道:“很强啊,至少不比我们弱,先来看看这段录像吧,凤凰……” 六角形的立方体旋转着扩展开来,最后化成了清晰的立体投影。 “这是一年前,一名俄罗斯特工在埃及拍到的,通过卫星信号即时传送时被我们截取了……”班鸣卓解释道。 投影中,一群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一段空旷的街道中缓缓而行。 “末日审判团由十三个人组成,全部是一流的超念战士。值得注意地是,他们的身份在美国官方的档案中全部是伪造的……”班鸣卓道。 “为什么?怕别人知道他们的过去么?”年小如不解地问。 “对了,正是怕别人知道他们的过去,你们看,这个人……”班鸣卓伸出手指在影像中点了一下,屏幕上的一个投影顿时变大了,那是一个颇为英俊的少年,带着一脸纯真的笑容,“马丁·艾登,原名克莱佛·R·杰拉德,绰号‘孩子’.早在七年前他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联邦调查局追捕名单上头一号的爆炸犯。二零一四年的罗斯福广场爆炸案,三百四十六人死亡;同年圣诞节发生的圣约翰教堂爆炸案,二百七十四人死亡,明尼苏达渡轮案,一百三十三人死亡,此外还有林肯纪念堂爆炸案,木桥咖啡馆爆炸案等二十余起震惊世界的爆炸案都是他的手笔,用超念力在空间产生高频念波,利用其急度辐射来做出爆炸效应是他的能力,而他本人却可以处在爆炸的中心而毫发无损,这样的念力炸弹,他喜欢称之为‘礼物’……” “啊!他这么厉害啊!”核桃张大了嘴巴。 “这样的家伙,要怎么对付呢?”胖刘苦恼地道,“除非一开始就用‘域’来防守,可这样就没办法进攻了……” “可以抢攻……”萧矢淡淡道。 “小妖说的对……”班鸣卓点了点头,“在他制造‘礼物’的时候,一般都需要三至五秒的时间,这就是他的致命伤。所以遇到他绝不能犹豫,一定要上手抢攻,不给他制造‘礼物’的时间。不过,你们事先都要先买好人身保险……”停顿了一下,他又转向立体投影,“保罗·康特拉,男,三十五岁,绰号‘传教士’,原极端教派‘火焰天主教’成员,2009年在该教派总部遭美军袭击后失踪。特点是可以用念力制造高达八万伏特的辐射电流,说话的时候还喜欢引用圣经……” “比起八万伏特的电流,我更害怕他和我交手时不停地念圣经……”唐卡望着这个双眼只有眼白中年人喃喃道。 “他是个瞎子啊……”核桃看着那双眼睛,有点害怕地问。 “据说是他自己弄瞎的,是不是真瞎,就谁也不知道了……”班鸣卓耸了耸肩。 “可是,为什么他要弄瞎自己的眼睛呢?”核桃不依不饶地问。 “见面的时候你自己问他吧!”班鸣卓伸出手抓着她的脸蛋往下拉,拉得核桃的小脸怪怪的样子。 “哎哟!痛!臭队长坏死了!”核桃揉了揉脸颊,噘嘴道。 路婵娟在一边看得温馨地一笑,随即心中又微微一痛:“要是这样的情景发生在一个家庭中该多好啊,明卓,你心中的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呢……” “霍华德·琼斯,三十一岁,电子网络高手,他可以用念力入侵并指挥世界上任何一个终端,曾多次入侵五角大楼的主网络,并于二零九三年成功地利用电脑操纵两艘巡洋舰相撞,造成一百七十四名美国水兵死亡。并余两年后在网上传播了他本人设计的大麻神经病毒,造成八万余人中毒瘫痪,四大网络被迫关闭半个月以清除病毒,绰号‘瘟疫’。”班鸣卓指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道。 “凤凰,看来你要小心点了……”唐卡幸灾乐祸地道。 “小心地是你才对,这段时间,你别想玩任何网络电动了……”凤凰若无其事地淡淡道。 “什么?!岂有此理!臭凤凰,本大爷的事你管不着……”唐卡恼羞成怒地道。 “凤凰说的没错,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从今天开始,禁止你玩电动,知道了么,本大爷?”班鸣卓指着唐卡的鼻子道。 唐卡苦着脸点了点头。 “该!让你偷吃核桃的包子……”核桃眉开眼笑地道,看来她还记着白天的账呢。 “这个人带的帽子好奇怪喔……”核桃指着放大的影像道。 “那叫牛仔帽,一百多年前美国很流行的……”年小如解释道。 “基德·罗德里格斯,二十八岁,绰号‘牛仔’,他用念力操纵的飞刀可以自由地追踪目标,其速度据说可以超越音速,因为喜欢用活人当练刀的靶子而被联邦调查局通缉,是个讨厌的家伙,阿影,他的能力和你倒是很相似,就交给你对付了……”班鸣卓向桑若影道。 桑若影轻轻点了点头。 接下来放大的影像是一个神情快活的青年。 “亚当·佛里格·肯尼迪,二十三岁,绰号‘花花公子’,据说他是肯尼迪家族的成员,可是因为是私生子的缘故,一直得不到承认,后来他亲手把自己的老爹干掉了,因此被判无期徒刑,不过在法庭上宣判结果时杀死七名武装警察越狱,特征是喜欢穿燕尾服,打领结,能力不详,不过据说他越狱时手中拿着一柄西洋剑……” “古拉·扬克尔,十八岁,绰号‘蝙蝠’,本人是孤儿,两年前放火烧了所在的孤儿院后在逃,具有超强的念动能力,其念动速度可以达到每秒一千五百米……”班鸣卓望着影像中身材瘦小的少年道。 “哇!那岂不是比队长你还要快?”胖刘吃惊地道。 “对方的持续性如何?”江振川若有所思地道。 班鸣卓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老江能说到点子上,这样强的念动对身体的要求是很大的,长时间使用会使身体负荷太大而崩溃,这也是他的弱点。”说完,指着下一个女孩子的影像道:“特蕾西·布兰登,十七岁,绰号‘甜妞儿’,三年前因杀死继父和母亲在逃,能力不详……” “班塔利·哈比,年龄不详,绰号‘小丑’,二零九八年因在纽约街头用超念能力掀翻整条街的飞车被捕,后因有精神病症状被送进医院,同年逃走,被怀疑与七十余起重大交通事故有关,其中包括2096年的旧金山大桥断裂案。” “看来是个破坏狂啊……”江振川喃喃道。 “喔,和核桃有点象……哎哟!”唐卡正嘿嘿地笑着,冷不丁被核桃的下手掐住了脖子。 “臭唐卡,掐死你……” “这个胖子是谁?”萧矢指着正在被放大的影像道,特意加重了“胖子”这两个字的发音。 胖刘臭着一张脸在一边恨恨地盯着他。 “他是路德·阿斯特那,二十五岁,绰号‘百万富翁’,国际上有名的金融诈骗犯,他的能力是用念力改变自己的面部肌肉来做出不同的化身,并以此在国际上拥有多重身份。大家小心点,他随时可能利用别的身份出现在我们身边。”班鸣卓正色道。 “背着吉它的家伙叫约瑟夫·拉塞尔,二十七岁,绰号‘猫王’,曾经是一个著名的流行歌手,可是因为在一场演唱会中无意使用了超念能力,导致在场的七百多名歌迷被他的音乐震得昏迷,其中八十余人死亡,并因此被通缉。所以……”班鸣卓用双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们可以事先买好耳塞。” “玛丽·亚利桑德拉,二十三岁,绰号‘自由女神’,八岁就因为用超念能力杀人被捕,此后又涉嫌上百起杀人案,但再未被捕。她的能力是用超念来进行空气摩擦,从而产生高温火焰……喔,看来A组应该配备小型灭火器才行。”班鸣卓若有所思地道。 “哇!美女耶!”唐卡望着新放大的那个金发女郎痴迷地道。 “是啊,不过就是冷了点儿,和小妖倒是一对儿……”核桃在他的肩膀上探出头道。 桑若影转头向年小如挤了下眼睛,小如吐了吐舌头又撇了撇嘴。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福气,再说,她已经有了心上人……”萧矢淡淡地道。 “谁?你怎么知道的?”唐卡急急地问道。 “当然是从画面上看出来的。”萧矢举起手中的茶杯,浅浅地啜了一口。 “可是,我怎么没看出来?”胖刘挠着头憨憨地问好朋友。 “是啊!她也没特别看某个人么……”核桃不解地道。 “也没有带订婚和结婚戒指,到底是什么呢……”桑若影侧着头猜想着。 年小如则紧紧盯着萧矢,眼睛瞪得圆圆地,一眨不眨。可让她抓到机会看帅哥了。 只有班鸣卓和江振川没有出声,两个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这小子的确有两下子”的眼神。 “从理论上讲,一个人步伐的大小基本是固定的,可是从画面一开始,她迈出步子的大小的已经改变了十七次,因为她一直试图跟上某个人脚步的节奏,这家伙,恐怕就是他们的‘首领’吧……”萧矢指了指画面道。 大家一齐向他指的那个人望去。 投影中,那个被放大的人正缓缓地抬起头,向镜头方向望来。 不知怎的,A组成员的心神都是一震,核桃,年小如和胖刘更是本能的启动了自己的“域”。大厅中的空气好象凝结了一样的沉重。 好久,班鸣卓才缓缓地道:“约翰·弗多拿,二十八岁,七岁就被选入了美国的超念军团‘地球极限’,同年退出,就在他进入‘地球极限’的半年期间,有八名成员相继自杀死亡。曾先后进入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并取得物理和心理学的博士头衔。在那期间,两个大学的自杀人数都超过五十人,2095年与法籍女子琳达·安德烈结婚,婚后三个月妻子从山边开车冲入悬崖。此后加入美国宇航局,一年后因涉嫌三十余人相继自杀的案件被起诉,随即被宣布无罪释放。从此下落不明……“ “这家伙,好象在看着我们似的……”胖刘咽了口唾沫,吃力地道。 “是啊,被他这么看着,好象很不自在的样子……”年小如皱眉道。 “不是看着我们,是在看拍摄的人吧……”萧矢冷冷地道。 “这个俄罗斯特工是不是已经被干掉了?”唐卡问道。 “没有,至少当时没有。两个月后这个特工回到本部后,突然闯进情报局的办公室,开枪射杀局长,在试图销毁这段录像的记录时被警卫发现并击毙。”班鸣卓沉声道。 “这家伙,他是魔鬼么?怎么能让别人听他的命令?”胖刘吃惊地问。 “那应该是超强的心理暗示和催眠能力,他的超念技巧应该是‘神’的一种。”江振川解释道。 “不错,所以我们绝不能单独和他战斗,至少也要两个人一组对他进行牵制,否则就要立即撤退,决不能有丝毫犹豫。”班鸣卓果断地道。 A组的队员们听了,心中都是一惊,在A组这么长时间,他们都知道班鸣卓对于A组实力的自信是多强,几乎从未提出过两个人去对付一个敌人要求。难道对方真的是那么强么? “可他们有十多个人啊!”胖刘苦恼地道,“我们一对一都不够用……” “你看,要不要把段墨或者红荼白朗调回来?”江振川试探着问。 年小如听了这几个名字,眼中不由一亮。A组的其他人,包括队长班鸣卓她都不大了解,可是关于A组这三个人的种种传说她可是听地太多了。段墨、苏红荼、白朗一直是负责A组的外部行动的,合起来被人称为“A组红白黑”。可以说A组能有今天的名气,几乎完全是他们三个人的功劳。最脍炙人口的几件事就是,三人联手怒闯五角大楼击毙叛变的高级参谋官; 强行押解枪杀中国渔民的日本自卫队员回中国受审;一夜之间瘫痪了整个越界的印度机械化部队;先后将十五名贪污的省部级高官的贪污证据公布于世并将其分别抓捕受审……。年小如之所以在B组中拼命努力要加入A组,就是因为仰慕这三个人的“英雄事迹”。 班鸣卓听了江振川的话,却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他们手中的事情,恐怕没有一个月都办不完,而且不比我们轻松啊……” “这样的话,可不可以从B组临时调几个人来?”江振川又问道。 “那样的生兵蛋子,不成累赘已经不错了……”班鸣卓苦笑道。 江振川点了点头,他也知道,B组的实力和A组差了不只一档,即时是新加入的年小如,恐怕也要经过几个月的特训才能派上用场。实际上班鸣卓一直想在B组推广他的训练方法,可是不知为什么,却始终遭到反对。 “那怎么办?”江振川问道。 “请北京的驻军支援吧,在制高点多派些激光狙击手,打他们的黑枪……”班鸣卓摸着下巴懒洋洋地道。 “哇!队长,这么卑鄙的手段你都想得出来?”唐卡吃惊地道。 “闭嘴!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这群家伙?”班鸣卓恶狠狠地道,“有本事把你的超念能力练到和小妖一个级别再来说这句话吧!” 唐卡立即闭嘴躲开了。 “喂!阿影……”年小如伏到桑若影耳边道。 “嗯?什么事?” “小妖他真的那么强么?”年小如喃喃地问。 “是啊!在A组中,应该是仅次于队长的吧……”桑若影微笑道。 “那段墨他们三个人不也很厉害么?” “那不一样,小妖的强是单纯的实力上的强,段墨他们三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队员了,战斗起来的话,恐怕队长也不一定能占到他们的上风,所以说有时候并不是实力决定一切呢……” 年小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一边,班鸣卓又在继续着他的“方案”:“除了布置狙击手外,这段时间我们还要搬到别的地方去住,所以大家呆会儿都去准备一下,明天早晨就出发……” “明天?明天我打算做寿司给大家吃的,米都已经做好了……”路婵娟吃惊地道。 “是啊!搬家的话,我的比萨怎么办?都已经定好了……”胖刘苦着脸道。 “你们怎么成天就知道吃,不搬你们两个留在这儿吧,正好和凤凰做伴……”班鸣卓瞪了他们一眼。 胖刘和路婵娟不敢吱声了。 “那个……”江振川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明卓,你看看,我种的这些菜怎么办?是不是临时请个园丁来……” “天哪!”班鸣卓仰天长叹。 与此同时,北京市郊的一座茅屋旁,十余名面戴京剧脸谱,手持重型激光炮的武装卫兵不停的巡逻着。 屋内,分别是戴着红、黄、蓝、白京剧脸谱的四个人围坐在一张红木桌子旁。 “这么说,迁都的事情还没有决定?”其中一个戴着红色脸谱的人问道,只听他的声音,变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显然经常的从事领导工作。 “是的,赢政。政治局对迁都的已经分歧也很大,许远军一个人也不敢草率的下决定,所以就拖了下来。”戴着蓝色脸谱的人回答道。 “曹操,你怎么看?”被称为赢政的人向戴白色脸谱的人问道。 “现在看来,迁都的事暂时急不得,否则会事得其反,许远军这个人是逃不出我们的手心的。眼下倒是另外一件事更值得我们注意……”曹操道。 “你是说‘那件事’么?”戴着黄色脸谱的人问道。 “是的,胤真你也知道四十一大马上就要召开了吧?如果不快一点行动的话,我怕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曹操缓缓地道。 “这样的话……”赢政望着戴蓝色脸谱的人道,“沛公,就要请你加把劲了。” “请赢政放心,在四十一大之前,我一定会把‘那件事’完成的。”沛公答道。 “剩下的事情,就看A组的了……”赢政望着桌子的中心,喃喃地低语着。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东京(Tokyo)战火

关键词:

上一篇:养个丫头做贤内助2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