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

原标题: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

浏览次数:53 时间:2019-09-24

数日后,一辆马车从子午岭驶出,一路经陕西,四川,贵州而至云南。 我盘膝坐在车中,潜心修炼我的新师傅教我的天魔内功,马车狭窄,施展不了那夜贺兰悠绝艳天下的“天魔舞”身法,不过这数月行程,也足够我试练个痛快。 有了新技艺,自然手痒,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真的没做什么,不过就是在经过巩昌时顺手挑了当地绿林十八寨,废了他们瓢把子的武功,谁叫他们拦我的路?经过顺庆时看一个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的帮会不顺眼,砸了他们的堂口,逼着他们老大解散了这个看起来还不小的帮会,经过镇远时救了个被强抢入大户人家的民女,我把那可怜女子救出来,同时将那一身肥肉据说朝中后台非凡并有黑道势力撑腰的老财连同他一家都赶了出来,然后,一把火烧了那雕梁画栋占地极广的府邸,并打散了闻讯前来帮忙的那个什么雄威堂…… 如此而已。 这这都是行侠仗义吧,我很是愉快,尤其是贺兰悠一直陪在我身边,打架放火,痛快恩仇,更令我心底有甜蜜的喜悦,不过只是当贺兰悠总是用揶揄的口气称我“掌门”时,我便立即后悔不迭。 谁知道仅仅就是听说崆峒峰林耸峙,危崖突兀,一时兴起上山游玩,偏偏遇上了崆峒派十年一次的选掌门,遇上选掌门倒也没什么,谁知道崆峒因近年来人丁凋零日渐式微,改了非本派人不能任掌门的规矩,以武技胜出者为尊,改了规矩也没什么,谁让我技痒,见人家比剑比得有趣,也上去用照日比划了一番,比划下也没什么,谁知道就让我轻松赢了,结果…… 我唉声叹气的靠在车厢上,真是没想到,那些老家伙那么执拗,死活要我接掌门尊位,吓得我再也顾不得看风景,立即拽着贺兰悠逃之夭夭。 这也是后来我心情不佳,一路该管的不该管的都插上一手的原因,听说,还没出贵州地界,江湖中人已经给我这个突然冒出来很不合规矩的人物起了个听来颇炫目的称号。 “飞天魔女。” 贺兰悠每次提到这个外号都忍不住微笑,正如此时,他笑容优雅神秘,我是很喜欢看的,可如果笑的是我自己,那自然另当别论,我恨恨的瞪他一眼,掀开车帘,凝神看自己阔别七年的故地。 昆明依旧如前,有淳朴和绚丽交杂的独特风情,道路行人衣履清洁,神态祥和,看得出来生活平静安乐,我心下感叹,能将蛮荒之地,又经历过战火的云南治理成如今太平和融景象,白发黄髫皆有所养,舅舅功不可没。 自洪武十六年始,舅舅率数万众留守云南,洪武十九年,舅舅上疏先皇,说“云南地广,宜置屯田,令军士开耕,以备储蓄”。先皇准奏。 其后便以雷厉风行之势,兴农屯田,疏浚河道,兴修水利,发展商业,招商人入滇,运进米谷帛盐,开发盐井,增加财源,他还整修道路,保护粮运,并在经济一道之外分外重视人才,增设府、州、县学达几十所,择选民间优秀及土官子弟入学,月赐饮膳,年赐衣服,西南一地,因他仁政德政,受惠良多,百姓称颂自然不在话下,我一路行来,听得茶馆酒肆,赞颂侯府之声不绝。 沐英,不是我的亲舅舅,他和干爹一样,只是娘的义兄,这是后来外公告诉我的,虽然如此,我依旧以他为荣。 西平侯府我一向视为自己真正的家,毕竟自幼成长于此,进了城,我便急急往侯府赶,恨不能一步到府,然而当我眼见那熟悉的飞檐雕梁府邸和门前的石狮子时,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这一步,走到临头,突然令我怅惘,这里,就在这里,我寂寞的长大,在这里,我目睹娘凄然死去,在这里,我亦经历过一番生死煎熬,这恢宏府邸的当年的每一花每一叶,都曾为我幼嫩的手轻轻触过,然而留下的记忆,却是惨痛而血色殷然。 我呆呆的站在府门前,近乡情怯,感慨不能自己。 贺兰悠负手立于我身侧,目光深邃,静静仰头看着那黑底金字的西平侯府匾额,面上一抹淡而渺的温柔微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即使不言不动,绝世的风姿依旧吸引了路人,人们忍不住来来回回的扭头张望,渐渐人聚得多起来,围成一圈,对我们指指戳戳,唏嘘惊叹。 我犹自恍惚,将那些俗物视而不见,却已有人耐不住,门前的护卫竖起眉,大步直直向我走了过来,一面挥鞭驱散路人,一面粗声喝斥;“喂!你这不知规矩的野人,在这西平侯府门前转悠什么?这是你们能呆的地儿?还不给我滚!” 我有些恼怒自己的沉思被这些恶奴打断,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淡淡看着这恶奴,突然想起当年被我一刀插爪的刘妈,心想这世上也许象舅舅这样的好官不多,恶奴却是从来不缺的。 那人被我冷冷目光一看,越发恼怒:“你什么东西,敢这么看爷!欠爷的教训!还有你!”他突然一鞭甩向一直负手而立事不关己的贺兰悠:“兔儿子!瞧你这油头粉面样,来侯府做童儿吗?滚到后门,从狗洞里爬进去!” 鞭声虎虎,向贺兰悠当头罩下,听那带起的风声,还颇有几分劲道,看来是个练家子,鞭影笼罩下,贺兰悠微笑依然,连发丝都不曾动一动,眼见那鞭稍已将卷到他面颊,他突然极其温柔的笑了一下。 银衣飘拂的贺兰悠的绝世笑容里,我却哀哀叹了口气,伸出手去。 可惜已经迟了。 鞭稍触及贺兰悠那一刹,他突然伸出手,闪电般转眼便到了那鞭柄处,手指一划,鞭子已到了他手里,指尖轻轻攥住那人手腕一抖,只听令人牙酸的格嘞嘞骨骼断裂声密集如雨,惨嗥声立即惊天动地的响起,而贺兰悠笑容越发温和羞涩,袍袖轻拂,宛如拂去尘埃般,将那人远远扔出,烂泥般瘫软在地。 惨烈的呼号声,惊走了一街的围观百姓,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不用看,这个遇上了贺兰悠的倒霉鬼,全身的骨骼,定然都已碎了。 西平侯府是云南无冕之王,威权极重,无人敢有丝毫不敬,可谓太平了许多年,侯府的护卫家丁哪见过这阵仗,在侯府门前出手伤人如此狠毒,当下呼喊着立即进府通报,紧接着呼啦啦涌出一队军士来,将我们团团包围。 我无可奈何的看了贺兰悠一眼:“我不是来侯府闹事的,你出手有必要那么重吗?” 贺兰悠眼睛里没有笑意,面上的神情却很是温柔:“他骂我兔子。” “扑哧。” 我忍俊不禁,我一直以为这个漂亮而阴狠的少年永远不会生气,原来他也有不能触及的忌讳。 门内脚步杂沓声响起,又一群人呼喊着奔出,这回却都是女人,当先的是个肥胖的老妇,衣饰插戴都是下人装扮,神情却颇为骄人,看也不看我们和四周军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直扑那倒霉鬼而去:“儿呀!!!哪个天杀的害了你,啊啊啊……”她惊惶的摸到儿子浑身软腻如泥的异状,一时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一迭声的叫:“叫叫叫大夫,快叫大夫,快快快去搬藤凳,快快快……”她身后那群妇人急急应声,撇着小脚找大夫寻藤凳,一时忙乱得不可开交。 我觉得那老妇眼熟,仔细看了几眼,然后,一笑。 此时老妇哭得够了,想起了仇人,抬头恶狠狠向我看来,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害了我儿,今日定叫你们后悔生到这世上来!不把你们扒皮抽筋,难泄我心头之恨!” 正正见了我笑容,更是暴怒无伦:“来人啊,把这对狗男女绑了,妖眉妖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跑到侯府来撒野,还伤了我儿,当堂堂西平侯府无人吗?” 跳起身就去推身边的军士:“你们给我上!给我狠狠的……”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顿住,呆了呆,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转头向我看来。 我知道她认出我了,笑得越发愉快,贺兰悠似笑非笑向我看来,我在他的眼里看见自己的笑容,不由一呆,什么时候,我的笑容和这只狐狸看起来这般象了? 那老妇仔细盯了我几眼,目光越发越明朗,随即却涌上浓浓的恐惧,惊惶,紧张,那神情,竟是象遇上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鬼啊!!!!!!!!!!!!!”

贺兰悠和沐昕会面时,虽然一个笑若春风一个谦恭守礼,端正严肃得我无可挑剔,然而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贺兰悠笑得也太羞涩了吧?…… 沐昕这个长揖也揖得太长了吧?…… 荆州府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惊动地方,我不想和官府打交道,更不想看着那两人的诡异神情,只好看天色,晨光熹微,天边有一道清爽的彩线,柔缓的迤俪开去,是一条光泽莹润的锦带。 当着贺兰悠的面,实在不愿和沐昕讨论“守坟”事件,那个齿印,足够他明白很多事。 问起沐昕接下来的去向,他沉吟着思量半晌,道:“前几年我常出门……那个……游历江湖,湘王幼子子望便是那时认识的,当时他与周王世子朱有墩,燕王三子朱高燧都在一起,相谈甚欢,如今周王被贬,湘王自尽,子望也……我倒是想起了高燧,欲探望他一番,也好商量些事情。” 轻轻一叹,他又道:“我前段时间在应天府附近,隐约听得,有人以私印钞票罪告发湘王,这是谋逆大罪,所以赶了来荆州府,想劝劝湘王早施对策,谁知道他竟至烈性如此。” 我点了点头,心想沐昕要去燕王府,我又该去哪里?难道真的要去崆峒当掌门?天下虽大,自己终不知何去何从,贺兰悠却突然接口道:“正好,我也有要事需往北平一行,不妨一同上路罢了。” 我一怔,向贺兰悠看去,他正微笑向沐昕颔首,我皱皱眉:“怎么没听你说起?” 贺兰悠向我眨眨眼睛:“刚发生的。”说完转头示意,我疑惑的回头,便见几个老头,白毛飘飘,正疾驰而来。 啊!我心底一声惨呼,立即一把抓住贺兰悠:“我们的马呢?快快快,好马伺候。” 贺兰悠笑笑,指指身侧的马,我翻身跃上,急急招呼:“快快快,沐昕,别磨蹭,我们去北平玩玩,听说北方景色壮丽,一起一起。”眼见沐昕茫然之中上了马,横鞭一抽,三匹马同时窜出。 跑了老远才想起来问贺兰悠:“我们的马不是留在酒楼门口了么?而且马好像也不对啊?” 贺兰悠跃马挥鞭的姿态也仿如执笔写词,笑微微漫不经心:“刚才有个卖马的路过,我看那马好,就买了,又想到也许你救人出来还需要马,便多买了一匹。”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眼见崆峒老头们越离越远,突然伸手,猛的一鞭抽在贺兰悠的马臀上。 那马猝不及防,咴律律一声长嘶,立即泼风般的撒蹄前冲,贺兰悠被驼着远远去了,却听见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带着笑意传来:“为什么?” 我笑嘻嘻看着他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前方,声音凝成一线传入他耳中:“湘王宫前是护卫重地,连个摊贩也无,又到了晚间,哪来的人卖马?谎撒得拙劣,罚你去前方寻客栈!” 风中隐约传来贺兰悠一声轻笑,我垂下眼,将刚才的笑意掩了,贺兰悠根本不会撒这么拙劣的谎,他不过是让我和沐昕先叙叙旧而已,任谁也看得出来,沐昕有话想对我说。 沐昕此时一脸平静的坐在马上,轻轻控缰,见贺兰悠远去,他转头看我:“怀素,这位贺兰兄绝非等闲人物,你是如何认识的?” 我大皱眉头,该怎么说?这家伙到我家偷东西,被我抓到了?这家伙爬到我马车底下,被我逮着了?这家伙中了我家的迷药,被我控制了?…… 回想和贺兰悠的相识,总觉得他的温柔美丽表相下,隐约着无数不可走近的谜团,他的身世,来历,目的,都云遮雾罩,山深不知处,如今沐昕问起,我越发心中飘荡,空空无底,不自觉的轻轻攥了攥袖子,原本放玉佩的锦囊已经没有了,湘王宫前一番心动,将飞龙佩给了贺兰悠,此心托付,究竟对否错否? 沐昕见我久久不答,立即转开了话题:“怀素,万未想到你不曾死,可笑我……”说到此处他突然顿住,我心中一酸,不欲将这话题延续下去,遂笑道:“当年我病重,舅舅打听到有位方外高人妙手回春,便把我送了去疗伤,那高人脾性古怪,居处不欲为人知,舅舅为免麻烦,干脆便瞒了你真相,害得你蒙在鼓中这许多年。” 沐昕深深看我:“我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你。” 我皱皱眉:“这是从何说起?” 沐昕的长叹声如这晨色微凉:“如果当日不是我任性闹事,就不会出…皇上受伤那事,你也不会被罚跪,只见了姑姑最后一面,你后来病重昏迷中喃喃不断,我当时就在床边守着,听见你总在说:‘娘,为何避开我,不让我陪你最后一程。’这话我后来想了很多年,每每思起心痛无伦,总在想,都是我的罪孽,害你因此而病,最后抱憾而死,如此大错,竟为我这愚子铸成,真是百死莫赎。” 长吁一口气,他微微笑着向我看过来:“邀天之幸,你还活着,沐昕此生无憾了……” 我沉默半晌。勉强一笑,再开口时却发觉自己声音暗哑:“不要自揽罪责,当日我的病,是娘胎里带来的旧伤,与你何关,好了,也别说这些了,你刚才提到旧事,我倒想起,那天你骗我填了张孝祥那几句词,结果差点捅出了娄子,你答应告诉我缘故的,事隔七年,也该一偿旧债了。” 沐昕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记得倒清楚……”他沉吟道:“这事也是我听侯府幕僚私下谈论说起的,关系到先皇和先太子,你也知道,先太子宽仁慈和,和先皇性情不是十分相似,据说当年先皇因都督统帅李文忠言语冒犯,欲杀之,先太子曾劝阻,先皇不允,先太子怅然之下在东宫吟了张孝祥的这首词。”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沐昕点点头,道:“先皇很快知道了这事,自然很生气,无论如何,作为皇太子,将来的一国之君,以此词明志,透露厌倦朝政,欲啸傲山水的愤懑之意,终究是不合适的,此事后来还是先皇后转了圜,并为李文忠保了一命,但这词也就成了禁忌,高官间流传,互相嘱咐不可轻易提起。” 我扬起眉,斜睇他:“你小时候还真恶毒,想得出这一招。” 沐昕神情一黯,轻喟道:“当时只想杀杀你的傲气,你不知道你自己,明明寄人篱下,却那般骄傲自尊,看似待人温和,眉宇间却任何时候都高贵从容,比真正的公主还象公主,父亲又那么疼爱你,我就一直想把你的傲气打杀,想看你无措,看你惶急,看你失去你的从容会是何模样?结果……” 他仰头一笑,向着初升朝阳:“自作孽不可活,失去你后,我才知道,原来我连自己的心都一直不曾明白……所幸,时隔七年终于拨云见日了。” 我看着沐昕清冷容颜上那一缕流动的暖色阳光,映着他墨色长眉玉色容颜,略略少了点初见他时遗世独立的孤冷,绽放出淡淡的喜悦光辉,便也泛起甜而暖的欣喜,然而又觉得心深处烟遮雾绕,惆怅而茫然。 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不肯露半分:“小时候你总骂我祸害,祸害自然是要遗千年的,哪那么容易死。”马鞭一指前方:“贺兰悠应该已经找到宿处了,一夜未眠,我只想睡他个三天三夜!” 事实证明,我没那么好命,因为,贺兰悠根本没有如我所愿在前方城镇找到宿处,他在离那镇三里远的地方,失踪了。 我睁大眼,仔细看着钉在树上一张素笺,字迹草草,以树枝蘸草汁写就,龙飞凤舞潇洒不羁,似要破纸而去:“教中急事传召,请恕不告而别之罪,临笔匆匆,徐图后会。” 我皱着眉,将纸扔在一边,目光转向树下,那里,有一滩血迹,新鲜未干,这血是谁的?贺兰悠的?他教中传他的人的?无论是谁,都是很糟糕的局面,绝不可能似他说得这般轻松。 贺兰悠那夜遇见教中人时,明显可见他那教中属下并不十分尊重他这个少教主,事后贺兰悠隐约和我提了几句,只说教中总坛在昆仑,前教主是他父亲,现任教主是他叔叔,至于教的名称,他却避而不提,只说江湖中人视如洪水猛兽,知道了对我没好处。 这话可信,以贺兰悠行事之温柔其表狠辣其里的阴邪作风,确实不象正道出身。 我盯着那血迹许久,几乎不能掩饰自己的担心与焦灼,贺兰悠说过的话不断响在耳边。 “我是和狐狸一窝住,不仅有狐狸,还有狮虎熊豹,一窝的野兽。” 这血,如果是他的?…… 咬咬唇,转首四顾,贺兰悠做得很好,四周竟然什么车辙蹄印都没有,贺兰悠就象是横空从这树前消失的,那么,是不想我追下去了。 一时茫然若失,他就这么走了?数月相伴,我早已习惯了他温柔而微带羞涩的笑意,习惯了他眼神里偶露的细致的关怀,习惯了他在我需要的时候伸出手,予我扶助,却不能习惯,他真的如清风般,无从捉摸的从我眼前消失。 脑中突然掠过大火燃着的湘王宫前,贺兰悠深而清的眼色,没来由的心一痛,那痛绵绵密密,细针丝线般穿扎而过,牵引得心肺颤抖,于角落处洒落无人知晓的血珠。 …… 心乱如麻,然而最终抬起头来,对沐昕一笑。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走吧。”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六章,东京(Tokyo)战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