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第六章 薄情郎 郑媛

原标题:第六章 薄情郎 郑媛

浏览次数:101 时间:2019-09-25

「唔……」 明月在一阵铃愕下已失了先机,待想要挣开他的箝制已经不能,何况她还生着病,身上压根儿挤不出一丝力气。 西门炎笑着以自己的体重压制她,故意欺负她的虚弱,知道她来不及避开,于是,如雨点般绵密的吻落在她的眉上、颊上、唇上、颈上……恣意妄为。 「不………」她抗拒。 「为什么不?我是妳的夫君!」西门炎贴着她的耳畔低语。 他低嘎的话语让明月心颤。 「你……你不会是当真的……」她不信──不敢让自个儿相信……「不会当真?」他咧开嘴,坚硬的身体沉重地贴上她柔软的胸脯。「那么,现下压在妳身上的男人是谁?」 明月再也说不出话,因为西门炎的嘴又堵上她的唇,他粗粝的大掌沿着她的衣襬下探索,潜入一片溜滑细腻的小腹………「啊,别……别这样……」她红着脸别开眼,小手握住他粗大的腕骨,胡乱摇着头。 西门炎眸底掠过一抹隐敛的得色。她没再如同上回一般,宁愿折伤自己也不让他碰她分毫。 不过这还不够──他要的更多! 这么怕羞,以也总得学会人事。」 ★★★ 当明月醒来的时候,西门炎已经不在房里了。 「少夫人,您醒了?起来洗把睑,用早膳了!」明月才从床上坐起来,已经看到海棠笑吟吟地候在房里。 「海棠?」明月的睑一红。「妳、妳没事?」 她身上一丝衣物也没有,只好拿起被褥在胸前遮掩。 「托少夫人的福,海棠没事了。」海棠笑嘻嘻地福个身,接着却忸忸怩怩地说:「少夫人,以前我那样待您,您却一点也不计较,您真的是海棠见过最善良的人,这回要不是您,我可就惨了…………」 虽然她很幸运,没有少夫人那般残缺的面容,可少夫人却是那么善良,相对的,自己的心肠还真不是普通的坏! 海棠现下一想起自个儿过往的行为,就有说不出的惭愧。经过昨日九死一生,海棠现下对明月,已经死心场地折服。 「快别这么说了。」明月不好意思地摇头。「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是……是爷放了妳的。」 「少夫人不必谦虚了,我知道,爷是因为您才放过海棠的!」海棠笑道:「昨晚爷不就宿在您这儿吗?事实已经证明一切了! 明月垂着螓首,红着脸说不出话。 瞧见少夫人那害羞的模样,海棠掩起嘴笑。 原本她还以为爷不喜欢少夫人呢,可现下证明她压根儿就猜错了! 知道爷原来是喜欢少夫人,海棠心底比明月还高兴。 明月怔怔地凝视床头,昨夜就像一场梦般滑过她的记忆………「我………我也不知道。」明月轻声回答,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抚摸自个儿的脸,心头仍然有一丝茫然。 「少夫人,您别想太多了,以前我听府里的婶婶说,爷要是不爱一个女人,是不会上那女人的房的!」海棠做个鬼睑,鬼灵精怪地安慰少夫人。 她其实很聪明,看到明月征冲的脸色,她一下便情到明月的心思。 明月又红了脸。「妳快别胡说了。」她低声嚅语。 「本来就是嘛!」海棠嘻嘻笑。「少夫人,我知道您介意自个儿的睑,可那又如何呢?有些小姐虽然长得美,可是既不体谅人,又爱指使、糟蹋咱们这些底下人,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谁能禁得起这些个?也只有心地善良、处处替人着想的主子,才会教人真正爱她又敬她,」这是海棠的由衷之言,一方面也是在忏悔自个儿前些时的小心眼。 可想而知,海棠话里的「王子」指的就是明月了。 明月知道海棠是在安慰自己。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海棠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毕竟是拿来安慰人的话。事实上,这世上有谁能以德论品,而不以貌取人? 至少明月遇到的人,全都没有例外。 「少夫人,您还是快起来穿衣梳洗,一会儿有裁缝师父要来呢!」海棠道。 「裁缝师父?」明月问。 「是阿,爷今早吩咐了,说是要给少大人做新衣呢!」 「我衣裳都够,不需要做什么新衣的。」 「那可不成,您还是接受的好,别折煞爷一片心意了。」海棠笑吟吟地说,上前几步要给明月更衣。 「我、我自个儿来就好───」 「还是让海棠来吧,少夫人,海棠一直不曾侍候您,求您要给海棠机会吧!」 她俏皮地笑道。 明月拗不过她,只得允了。 从前明月在濯王府当闺女时,都是宝儿侍候她,所以在丫鬟面前裸露,倒还不至于太过害躁。 海棠高高兴兴地侍候明月穿衣,一边闲聊道:「听说爷给少夫人做新衣,一半原因,是为了濯王妃过两日要上府里来的关系──」 「妳说什么?!」 明月一听到濯王妃三个字,霎时激动起来,心都热了。她握住海棠的手,急切地问她──「妳方才说,我娘要上西门府来?」 「是啊,」海棠回道:「这事儿是我今早听灶房婶婶说的,听说再过两天,濯王妃就要过府了,现下咱府里为了这事儿,从昨日起管事就吩咐灶房筹备起来了!」 「娘要来……娘真的要来了……」明月如置身在梦中。 她以为现下要同亲娘见一面是千难万难,没料到娘却先来看她了。 「真好呢,要是王妃来了,见到少夫人这么幸福,不知会有多高兴!」海棠有口无心地道。 但她这话却提醒了明月。 她忽然怔住,琢磨着海棠这几句话,脸色渐渐转白。 「怎么了?少夫人?」海棠见明月的脸色忽然变了,她不放心地问。 明月回过神,嘴角强扯出一抹笑道:「没事……」 她心中想到的是,西门炎突然将她迁到梅字厢房、突然亲自替她喂药、突然转变态度待她好…………这一切种种的改变是为着什么? 难道是为了娘要来看她,所以他特意做给娘看的……是因为这样吗? 「没事就好,」海棠边把饭菜取出来边道:「少夫人,您快吃饭,一会儿裁缝就来了。」 「嗯……」 明月坐在桌前,食不知味地吃着海棠为了赔罪,特地给她做的好菜。 她心底挂着一丝沉沉的忧郁,一整日,竟然化解不开。 ★★★ 无论怎么说,知道濯王妃要拜访西门府的事,明月仍然是欢喜的。 尽管她心底有许多猜测、尽管她心头的不安,是一日胜过一日,对于西门炎忽然心血来潮,无踹替她添购的许多行头,包括衣衫、绣鞋、帕子、金镯、翠花、宝钻……她全都无言地收下了。 他要她相信他的,不是吗? 既然已经择定信了他,那就别再让过去那自恼、恼人的自卑作祟了吧! 她真傻,他待自个儿还不够好吗?她怎还能疑心他? 是啊,她不疑心,所以他买给她的一切奢侈品,她全都笑着收下了。 眼看着这日就是濯王妃过府的日子,一早府里异常热闹,阖府的红灯笼全都给挂上了?明月眼见这幅景象,她痴痴笑自个儿傻,又在心底骂自个儿瞎疑。 一早海棠来替她梳妆,等着一会儿到膳房用膳。 之前她一直是独自在房里用膳,今日大概是因为濯王妃的关系,西门炎吩咐下来,要明月一起到前头用膳。 明月没让海棠替自个儿打扮什么,她向来穿得简素,只因为她明白,就算穿上锦衣华服,头上插满翡翠珠花,她也不可能变得漂亮。 「可是,少夫人,爷吩咐了要好生替您打扮的!」海棠为难地道。 她虽然明白明月的心事,可却不敢不听主子的。 「妳先到前厅去,就说我坚持要自个儿梳妆,一会儿他见到我的模样,也就不能怪妳了。」明月温柔地道。 海棠沉吟了片刻,她知道明月怕她为难,而她也着实不想强迫她敬爱的少夫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像兰字房那个──海棠一凛,屏住了气,一会儿才点头答应。 「那妳快往前厅去,一会儿我就到。」明月笑着说,回头对着镜子整理丝丝坠落额上的鬓发。 海棠欲言又止,她原想说什么,叹了口气,终于没说出口。 海棠走后,明月又等了一会儿才从妆镜前起身,推门走出房外。 ★★★ 明月沿着前厅的方向走,才走到中庭园子,忽然就听见花丛后,传来两下对话声──「咱们那位『少夫人』还当真以为她是个正主儿,不知道爷儿在兰字房里藏了──」 「嘘──小声些,这话别教总管事听见了!」另一个声线拔尖地打断前一个声音低忱的说话───「怕什么!现下所有的人都在前厅里等着迎接那濯王妃,有谁会听见咱们说这些!」方才那说话的咛道。 明月认出来,这两道声音正是日前在小阁外指指点点、被岩方赶出前院的那两名仆妇! 她们对话中提到「少夫人」,那是在说自己了………明月很自然地放慢脚步,不由自主地仔细聆听两人的对话。 「说起这事儿可真好笑,要不是为了这濯王妃,那李蓁儿怕现下还住府里,当自个儿是正牌『少夫人』哩!」那声音拔尖地道。 明月听到李蓁儿的名字,她的心不由得一阵抽紧──她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处,再也动不了了……「不过爷让李蓁儿出府也不过是今天的事,赶明儿濯王妃这事过后,大概又要她回来了!」另一人道。 「我瞧也是,爷同那李蓁儿打得火热哩!这几日爷宿在东厢那『少夫人』房里不过是做做样儿,我瞧明儿等濯王妃一回去,爷还不赶快撇下东厢那个只半边脸能见人的『少夫人』!」说话时还夹着一、两声嘲弄的嘻笑。 「可不是!」另一个也轻笑起来。 明月征在花树另一头,脚底板一股往上冲冒的冷气直凉到了她心口………这两日来,她」页说服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的事,竟然还是成真了! 原来他待自己好,当真另有目的……原来那个汴梁名姣一直就住在府里!可笑的是,只有她不知道! 花树后头的声息已渺,她的喉头却开始禁不住发出阵阵呜咽声──两膝一软,瘫跪在地上,她再也克制不住伤痛,大声抽咽起来……

濯王妃等在西门府前厅许久,看得出来已经十分心急了。 西门炎侧目使个眼色,总管事察颜观色,便质问海棠:「海棠,妳说少夫人一会儿就来,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 「少夫人是说了一会儿过来,或者……会不会是教什么事给绊着了?」海棠回道。 「妳上东厢去瞧瞧,快些把少夫人接来。」总管事道。 「是。」海棠福个身,转身走出大厅。 海棠还没踏出厅门,就看到明月已经迎面走过来了。 「少夫人,您终于来了!」见到明月,海棠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没留意到明月苍白的脸色。 「快些进来吧,大家都在等您了。」海常欢欢喜喜地扶着明月进厅。 「月儿!」濯王妃一见到女儿,立即奔上前去,母女俩霎时抱成一团。 一见到女儿,濯王妃的眼泪就忍不住坠落下来。 濯王妃明知道这是个开心的时刻,实在不该哭泣,可她实在太思念明月了,压许久的离愁,因为终于见到女儿-而宣泄出来。 「别哭、快别哭了,娘……」明月强颜欢笑地安慰着母亲。 她虽然安慰着濯王妃,可自个儿的眼泪同样也不受控制、扑簌簌地流下来。 「好了,母女相见是该高兴的场合,怎么哭了呢?」西门炎上前,抬手欲拭去明月的眼泪──明月侧开脸,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西门炎的脸色微变,手僵在半空中。 「王妃、少夫人,有话坐下再说。」一旁傅思成觉察到尴尬的景况,便上前打圆场。 濯王妃因为太过激动,一时没有察觉到明月和西门炎之间紧绷的关系。 「是啊,月儿,妳瞧娘有多高兴,都流泪了……」濯王妃又哭又笑,拉着女儿的手坐下。 一直到坐定下来,濯王妃才仔细瞧明月。「月儿,妳身子不好吗?怎么睑色这么苍白?」她关切地问。 明月僵住,随即勉强笑道:「我很好、再好也不过了………可能是因为才见到娘,心里太激动了,所以才……」 喉头似乎有一个老大的硬块,才不过几句话,明月竟然怎么也说不周全。 她心虚地别开了眼,不敢直视娘亲透视的眼神。 濯王妃定定盯着女儿苍白的神色,明月的声音明显地在发抖,这丫头压根儿在撒谎! 明月从小就不是个擅于说谎的孩子,每回只要说了言不由衷的话,眼睛便不敢直视她。 「这次八王爷原是要同我一道来的。」濯王妃特意朗声道,要给女儿做面子。 明月对着母亲微笑,她知道八王爷虽然是父王的故交,但父王辞世十多年,交情自然也淡了,口头上说要陪着娘来,怕也只是敷衍。 「王妃,」西门炎忽然插话,他沉定的声音穿过明月的耳膜,激起她心头一股痛楚。「月儿一直很好,您无需挂坏。」他直盯着明月的眼睛,一语双关地道。 打从明月一进厅来神色就不对,他至看在眼底,因为濯王妃在场的缘故,他无法立刻质问她原由。 濯王妃的视线也定在女儿睑上,她渐渐面露忧色。 明月毕竟是她从小养大的女儿,她岂会瞧不出明月脸上细微的变化?她知道她必定过得不好,明月方才的说词,全是在安慰自己! 可明月为什么不好?莫非是──濯王妃的视线转到一脸严峻的西门炎睑上,欲言又止。明月方才说她很好,现下濯王妃不知该以什么理由询问西门炎。 再者西门炎眸光騺定地直视濯王妃,他天生有一股王者的气势,濯王妃也实在不敢贸问他………「也该用午瞎了,王妃请移驾西园膳房。」西门炎道。 他忽然从椅上站起来,直接走到明月面前,伸手握住她的肩──明月想避开他,西门炎却牢牢掌握住她纤细的肩膊,不容她闪避。 明月脸色如此苍白,濯王妃看在眼底,当着西门炎的面却无法细问她什么。 「请吧!」西门炎打个手式,示意濯王妃先行。 濯王妃犹豫了一下,方才点头先行。 明月想随在娘亲身边,却被西门炎制止,她的手被暗暗反扣在身后,身子紧紧地箝在他身侧。 她转眼冷冷地盯住他,西门炎的眼神却更加冰冷。 「如果不想让妳娘伤心,那就陪着我做戏!」他沉声贴在她耳畔道。 明月一怔,蓦地心臆间又泛起一股刺痛……是啊,她最不愿的就是娘亲伤心,现下她在做什么?这样使气,不是要教娘见了伤心吗? 就算得知他这几日待自己好,全是为了做戏,那又如何?他都能这般无动于衷,怎么自个儿就不能陪他演一场戏? 想到这里,她苍白的睑忽尔绽开笑颜………「快走吧,娘在前头等咱们。」她平着声道,脸上的笑依稀,音调却是矜冷的。 西门炎瞇起眼,犀利的眸光扫过她的脸,明月正与他对视。 「妳在玩什么把戏?」他冷冷地问? 她的抗拒和封闭是明显的,她似乎又变回了三日之前的她。 「我有吗?西门官人?」她笑,笑容凄涩孤寂。「你问我……事实上,该我问你──留着李蓁儿在府中,却又待我好、要我相信你………你呢?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西门炎的神色一凛,他阴騺地道:「妳打探我的事?」 明月的笑颜更深,她定定凝住他,平抑的音调依旧波澜不兴。「合府都知道的事,需要打探吗?」 西门炎默然半晌,阴騺的眸子越发深浓。「要算帐,等妳娘回去再说。」 「算帐?不……」明月摇头,笑容仍然镌在脸上,就像一张自我保护的面具。 「没有什么帐好算,真的………」 她该知道,她没有资格奢望什么………生来就是不幸的人,凭什么去奢望幸福?她真傻阿……真是太傻了! 西门炎的脸色越发阴沉,忽然他用力扣紧她的腰,大踏步往前行──他粗暴的力道捏痛了明月,她却咬紧了牙关,冷漠地跟上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喊一声疼。 反观西门炎的峻睑,则没有一丝表情。 ★★★ 时序迈入早舂、更已深、露沉重、夜越寒。 晚间,送走濯王妃后,西门府里各人都准备安室就寝,海棠吹熄了梅字房内的烛火,俏消开门退出了明月的寝房。 明月躺在绣床上,面向着床里侧,怔怔地望着内墙粉白的壁面,外表看来平静,脑海里却不断翻腾着白天的画面,一刻钟过去,她漆黑的眼珠子竟然不曾眨动过一下。 房门突然被推开,明月的身子僵住,直到知觉有人上了床───「不要过来!」 她反应激烈地喊,同时翻身坐起,蜷起膝头,远远地缩在床边一角……之所以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是因为她知道,晚间会来到自己床边的只有西门炎。 西门炎的脸色十分难看,明月莫名的抗拒惹怒了他,从日间到现在他一直在纵容她,现下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再任由她放肆下去───「够了!」 他伸手捉住她赤裸的足踝,粗鲁地把她拉向自己。 「不要碰我──」 明月尖喊,可还没来得及抵抗,已经被他压制在身下,双手被缚于头顶上,不得动弹。 「不碰妳?」他冷笑,眸光透出轻蔑的冷笑。「妳是我的妻子,妳的身子我高兴碰就碰!」 他的话让她心冷,一直不知道,原来他心底存的是这样的念头? 「娘已经走了,您也看清楚了,濯王府无依靠、没有任何势力………你可以不需要再勉强自己碰我这个残缺。」她平着声,视线穿过他冰冷的眼,透到虚空中。 西门炎面无表情地盯住她冰封的眼,半晌,他冷冷地问:「妳到底想怎么样?」 听到他这句话,她忽然失笑……因为这张脸的关系,自从进到西门府来,她看尽了各色嘴脸,远比任何人都来得善感。 也是因为这张脸,她原打算不要任何爱的。可他硬是挤进了她生命中,要她爱他,却自私地同时拥有其它的爱…………………「好奇怪……」她笑着问他,眼睛里有止不住的泪。「一直是你来惹我……我能怎么样?」 她笑着流泪,氲氤的眸底镌着封闭和疏离……西门炎也冷下眼,他厌恶任性的女人。「男人三妻四妾又如何?妳竟然连这一点也容不下!」他冷冷地道,同时撂手放开她。 脱离他的掌握,明月依旧退到床边,孤菽的脸埋在蜷起的膝间,双眼定定盯着床褥绣面,声调没有任何起伏地道:「一来我便说过,你要怎么着都成……只是,咱们永远是陌生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夫妻』。」 她平淡的语调十分飘忽,睁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绣面,飘渺的轻音徐徐地叙述,像日正诉说着一件不干她底蕴的旁事。 「我也说过,妳是我西门炎的妻子,碰不碰妳,由我决定!」他一字一句,强硬地冷道。 明月的睑色惨白。「那么,换我反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抬起眼。微弱的眸子瞅住他冷酷的眼。 西门炎没有回答她,他定定盯住她倔强、疏离的睑,半晌,他沈声冷道:「别让我厌恶妳。」 他的话已经说尽,她却仍然故我,没有拂袖而去,已经是他的极限──他不会容忍任何女人挑战他的意志,当然包括她! 明月怔怔地望住他,她没有有表情的睑上,看下出对这句话的反应……西门炎冷下脸,缓缓吐出冰珠般伤人的字眼───「如果妳坚持,那就依妳。」他淡漠地道,退下她的绣床。 明月怔住。她茫然地思索他的话,思索他话中的意思……「妳想跟我划清关系,我可以配合,但从此妳不能踏出西门府一步。」他说完话猿臂一振,掸整下褂转身就走。 「我想回濯王府见我娘───」明月苍白着脸呼喊。 他不能囚禁她,西门炎转头,冰凝的眼盯住她,嘴角透出一撇今笑。「那是不可能的,宋市把妳指给我,不会希望我们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如果濯王妃察知了什么,告到宋帝那里,足以坏了我整个计画!」他冷冷地道。 近日朝野小人鼓动宋帝泰山祭天,大搞封禅大典,宋帝为了封禅一事假托天神降书,谓之「天书」,大肆修宫建观、劳民伤财,朝野上下闹成一片乌烟瘴气。 对于北方契丹来说,宋朝经此一胡搞,国势必定衰微,这实是他契丹莫大的机会! 而鼓动封禅的朝臣中,唯有八王爷是反对封禅最有力的人! 至于汴梁八府,便是鼓吹封禅的始作俑者。 此时若是西门府有把柄落在八王爷手上,或者不至于对全盘计划有何闪失,但他却不容许有任何莫测的意外! 明月的心口一痛────他终于说出他真正的意图了! 「我不会说任何不该说的话。」明月已经不在乎他要怎么伤她了,她只能哀求他:「能回去见我娘,我会感激你」 「感激?妳以为妳的感激能值多少钱!」西门炎嗤笑,残忍的话轻率地吐出口。 明月的心一紧,前一刻她以为伤害已经够了,没想到他轻易的一句话,又将她剌得遍体鳞伤……「我岂可能为了妳,坏了我的大事!」他撂下最后两句话,然后掉头走出房门。 明月瞪着洞开的房门,春夜阵阵凉风煽动着未合系的门扉,透进几许料峭春寒………………大半夜过去,她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苍白的脸自始至终不曾回复一丝血色。 ★★★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西门炎确实没再来「打扰」过明月。 明月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里,哪里也不去,日子又回复成从前住在小阁时一般清冷孤寂。 这日海棠送饭来的时候,望着明月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 「有事吗,海棠?」这些日子海棠把她照顾得很好,明月心下很感激她。 「嗯!」见明月问起,海棠才敢说:「少夫人,昨日我上街的时候,遇到一个自称宝儿的姑娘,她说她是濯王府的人,从前是服侍少夫人的!」海棠道。 「宝儿?」明月黯淡的眸于忽然有了光采。「妳说妳见到了宝儿?她同妳说了什么来着?」 一听到海棠提及娘家的人,明月的心才稍稍活转过来一些。 「那位宝儿姑娘说──」海棠顿了一顿,似乎很为难。 「海棠,怎么了?有话就说吧。」明月催促海棠。 明月知道海棠向来有话就说,不是个会顾忌什么的人,现下见她犹豫起来,明月心底却莫名地涌起一丝不安。 「少夫人,您救了海棠一命,我是最不愿见您难过的,可我想……我想这话还是得告诉妳。」海棠叹了气,眉头皱得很紧。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妳快说啊!」明月追问。 「嗯,」海棠点点头,还是犹豫了好一阵,才接下道:「我听那宝儿姑娘说………她说濯王妃现下人不大好了,成日躺在床上,已经有半个多月不能下床了。」 明月听到这儿,脸都白了!她惊煌地捏紧海棠的手臂───「妳是怎么见着宝儿的?宝儿为什么找上妳?娘好端端的又为什么会生病了? 妳快说──快说啊!」 明月一听到娘亲病了,急得方寸大乱,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海棠也乱了! 「少夫人,妳冷静一下先听我说!」海棠扶着明月,将她牵引到椅上坐下。 一我是昨儿个遇见那宝儿姑娘的。」缓了口气,海棠往下道:「她告诉我,说是不知道为什么,咱府里吩咐了不许濯王府的人进门,除非王妃亲自来了才许见少夫人。可现下濯王妃又不能下床,怎么来给您报讯儿,说她自个儿病了呢?连着三日,宝儿姑娘因为没办法进了府,便一直守在大门,直到昨日好不容易才见我出府了,便拉住我苦苦求着要我传个话给您的。」 海棠话说完,明月却呆住了。 「娘病了……他却不许我出府,又不许宝儿进来报讯……他到底是何居心……」明月怔怔地喃喃自语。 「少夫人,您说什么?」海棠问。 她实在听不明白,明月嘴里念的是什么意思。 「海棠,」明月突然回过神,」把捉住了海棠的衣袖子──「海棠,我想出府,我求求妳帮帮我………求求妳!」 这下换海棠呆住了。「少夫人,您想出府只要同爷说一声就好───」 「不是的。」明月狂乱地摇头。「妳不知道,他不许我出府──现下就连宝儿想给我报个讯儿,他也不许了……」话还没说完,眼泪已经簌簌地淌下。 「少夫人………」海棠隐约有些明白了。 难怪自濯王妃过府之后,爷再也不上少夫人的房。 海棠一向在下处,自然也听过一些风言凉语,说的便是那回明月在花丛后听见的话,至于李蓁儿这几日住在府里的事,她也是早就知道的。 可她一心向着明月,别人说些什么她只当听不见。如今听明月说这番话,她才知道原来少夫人同爷之间早就有裂痕了。 「海棠,我求妳替我想个法子让我出府,我一定要回去见娘,否则我会心痛死的!」明月再也忍不住地哭出声。 她知道自己开口求这种事是为难了海棠,可她更清楚西门炎说到做到,如果没有人帮她,她是绝对出不了西门府的。 「少夫人,您快别哭了,海棠方才说过我这条命是您救的,再怎么样我也会替您想法子让您出府的!您先别急啊,若是哭坏了身子,还怎么回去见王妃呢?」 海棠安慰明月。 「妳当真有法子吗?海棠?」明月试着平静下来,却没办法不哭……她实在太担心向来爱她、疼她的娘了! 「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或者有困难,不过如果另一个人肯帮忙,那您要出府,就大有可能了!」海棠道。 「是谁?谁还能帮我的忙?」明月茫然地问。 「就是长工岩方。」海棠道。 「岩方?」听到岩方的名字,明月心中倏然点起一线光明。 「我可以冒险去探问岩方的意思,如果他愿意帮您,那事情可就成功一大半了!」 岩方怎么帮我?他能让我立刻出府吗?」明月焦急地问。 「岩方是府里挑担的长工,如果少夫人能躲在他的担子里,他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妳运出府。」海棠出主意。 她向来鬼灵精怪,一下就想出一条妙计。不过,当然,她这条锦囊妙计靠她用脑袋想还不成,还得要岩方来成全。 明月想起过去她住在小阁时,岩方一直持自己很好。「让妳为了我的事去求岩方是不是太委屈了?我可以自己去求他──」 「不成的!」海棠摇头。「现下您只要一出这房间大门,府里众多耳目,没有一人不紧盯着您,试问,您还怎么去求岩方呢?何况您不会认路,又怎么知道往哪儿去求呢?与其您同我一道,不如我自个儿方便。」 明月沉默了。海棠说的是,西门府家大业大,她往哪儿去找岩方?究竟还是得要海棠指路。 「您放宽心-少夫人,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定会把这事儿办妥的。」海棠认真地道。 明月紧紧握住海棠的手!她满心地感激,激动地说不出口……现下她心系着娘的病,在西门府里她又是个最无力的人,欠海棠的恩情,也只有往后再报了。 :所谓的封禅,就是帝王亲自登上泰山祭拜天地。秦始皇等人都曾经举行过封禅一事。因为皇帝亲临名山,途中人力、物力花费颇钜,一般就算在盛世太平之时,不是特有功德的帝王还不敢承办此事。 因此,宋帝想要来个「封禅」,非有「天神降书」歌颂其功德盖世、古往今来莫其为最不可──倘若连天上的神明都降下天书,以昭其德、示现祥瑞-这个做皇帝的要是不登泰山回神以礼,岂不是对天神有失周到了?哈哈!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六章 薄情郎 郑媛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