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竹剑凝辉,贪得无厌

原标题:竹剑凝辉,贪得无厌

浏览次数:148 时间:2019-11-13

投书,跳湖,这两个意外变化,仅发生于顷刻之间。眼看奇书被毁,恶人逃脱已成定局了。 方小竹只气得玉面泛白,怒声喝道: “好恶贼!”扬臂展掌,向那即将入水的奇书抓去。奇书去势,既猛且疾,方小竹虽是任督二脉已通毕竟火候尚欠,所发劲力,仅只吸得那捆奇书去势稍绥,却无法吸回岸来。 这时那捆奇书,离开水面,已不足盈尺左右,而单掌开山吴雄更已没身水中,但见湖而上仅激起两圈极微的波纹,显然其水中造诣,确非等闲。 不过,单掌开山吴雄之逃走,并非大家最为重视之事,大家的注意,说百分之百的,都集中在那捆奇书之上,甚至,连心怀鬼胎的云中青雁柳如风,也不由惋惜地惊叹出声。 披风剑客古慎之见方小竹独力不能奏功,大喝一声,也虚掌向湖上的奇书招去,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不甘后人,双掌一举,也运功发出吸引之功,三人功力汇合,自是非同小可,只见那捆书一顿一扬,缉缓向岸上飞回。 谁知就在此时,奇事又生,那捆书虽是飞回岸上,但并不向他们手中飞去,却越过他们的头顶,向着一丛翠竹升空而去。方小竹等三人大吃一惊,掌势缓摆,大吼声中,功力陡增二成,可是这次不同了,任他们三人发足劲力,而那捆书仍是去势不改。 玉扇蓝衫上官文龙劲力一减,长笑道:“那位高人在场,我们真是班门弄斧,见笑大方了!”披风剑客古慎之双掌一收,凝神向翠竹丛中看去。方小竹初生之犊,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只见他双足一点,身似飞箭,猛挺进去,可是他身形刚要接近竹丛边缘,却被股极大的柔和之力,逼回了原地。 方小竹凛然抬头一看,忽然转惊为喜,雀跃地呼了声: “李爷爷!”躬身一礼。阳煞李少臣飘然而去道: “孩子,你能有此成就,老夫至为欣慰!”说着将那捆奇书,放在地上。方小竹被说得俊脸一红,道: “晚辈得有寸进,均是李爷爷所赐。”他话刚说完,石俊明挨身过来,也呼了一声: “李爷爷!”他因心中有鬼,呼声甚小,脸色也不大正常。谁知偏在此时,林后又传出娇滴滴的声音道: “哥哥,这位方小侠怎会复苏过来的?” 声落人现,原来正是小丫头石玉珍,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心?一句话只问得石俊明横目相向,做声不得,形态更加尴尬至极。另一丛翠竹之后,又闪身走出一个年高老人,声如洪钟地道。 “你们二人,鬼鬼祟祟的,摘什么名堂?” 石玉珍和石俊明闻声一震,都低下了头,不敢分说。阳煞李少臣笑道: “老弟,小竹既然无恙,你也不用责备他们了。”接着又回头对方小竹吩咐道: “快拜见石爷爷。”方小竹事实上已经听出这位老人家是谁,应声向义胆金戈石浣躬身一礼道: “晚辈方小竹,叩见石爷爷。”义盾金戈石浣掺住方小竹笑道: “方小竹人中龙凤,小老儿实不敢当,刚才小孙俊明玉珍确未对小侠做出什么无理之事么?”方小竹由乃父口中,早知此老为人至为刚烈,要是说了实话,只怕石俊明非受责罚不可,是以保留地道: “晚辈练功走火,多谢俊明兄相助。”义胆金戈石浣放心地道: “这就好了,”却仍严峻地看了石俊明石玉珍眼。石俊明无限感激的望着方小竹,欲言又止的暗暗一叹。阳煞李少臣笑道: “更有一位无名英雄,你必须一谢,为了你,她还骗了我一粒‘回天再造丸’哩!”说着,眼光落在石玉珍身上。石玉珍说得臻首一垂,反手弹出一道红光,直奔阳煞李少臣,娇喝道: “李爷爷也真是,拿去!谁希罕你‘回天再造丸’!”阳煞李少臣接住“回天再造丸”呵呵笑道: “小竹,快谢谢玉珍姑娘吧!”方小竹从话意之中,已悟会到石玉珍的一片好意,转身正待说几句道谢之言,却被义明金戈石浣阻止道: “方小竹,不可折杀了小孙女,但愿你能视他们兄妹有如弟妹,便是他们天大的造化了!” 此老何等眼光,早就看出方小竹气宇非凡,将来前程必然未可限量,是以存心为自己孙儿孙女预作安排,阳煞李少臣也道: “俊明,玉珍,还不见过竹哥哥。”他甚能体会老友的心意,力促其成。 方小竹原就有结纳之意,再经阳煞一言,便顺水推舟对石俊明,石玉珍拱手道:“两位不嫌弃我这个哥哥吧?” 两老回声大笑,石俊明石玉珍腼腆地认了竹哥哥。他们五人一番寒喧言笑,倒把披风剑客古慎之等四人冷落一边了。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王扇蓝衫上官文龙,原曾和义胆金戈石浣有过数面之缘,见他们说得高兴,紧守后辈之礼,不敢打扰,只是默然旁听,待机进见。这时见他们谈话已告一段落,正是叩见的最好时机,于是互相一使眼色,同时走至义胆金戈石浣面前,躬身为礼道: “晚辈古慎之上官文龙这厢见过石老前辈。” “义胆金戈”四字,仅从字面上看,就可知石老乃是一位义气为先,肝胆相照的热血朋友,像今天这种无睹于旁人存在之事,真还是生平仅见,失态失礼,莫过于此。这时,忽见披风剑客古慎之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二人超前招呼,只臊得他苍颜为之尽赤,用一阵大笑掩去了臊态: “原来是二位老弟,数十年不见,我们都老了,来!来!来!我来为二位介绍一位名勋天下的老前辈………”他说着,猛然想起阳煞李少臣的怪僻,不知他是否愿意在此时此地显露身份,不由转脸以征询的眼光向阳煞李少臣看了一眼。阳煞李少臣笑道: “老弟有话尽管说,小兄除非不见人,见人便无任何顾忌。” 披风剑客古慎之,玉扇蓝衫上官文龙浪迹江湖数十年,这种过门话那有听不出之理,心念电转,立即想起一人,自是惊道: “这位老前辈,可是庐山的李老前辈”他们不敢直呼阳煞的名号,放化之以“庐山”二字,以示敬意。阳煞李少臣朗声道: “老夫正是阳煞李少臣,不知各位来此有何贵干?”披风剑客古慎之闻问之下,先引见了王屋樵隐周长泰和云中青雁柳如风,然后一叹道∶ “晚辈等因一时好奇,被江湖传闻吸引而来,想不到触犯了老前辈的禁令,不知之罪,尚请罢罪。”阳煞李少臣横扫了他们四人一眼,正色道: “那现在赶快请便吧!”他虽未深责他们,却也不想当着他们之面,谈起有关方小竹习艺的事情。 云中青雁柳如风心怀鬼胎,此时已暗中略有所获,恨不得马上能离开这是非之地,一闻阳煞李少臣下了逐客之令,不由暗喜,极其自然的道: “晚辈遵命,惟恳老前辈允赐翠竹一枝,以便制作渡湖工具。” 阳煞李少臣未予答理,仅微微一哼,举步向石屋走去。 王屋樵隐周长泰想起自己助纣为虐之事,羞愧难当,再也停留不住,扳斧一挥,砍倒一棵杯口粗的翠竹,自去制作竹筏。唯有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二人,一个是华山派的四大护法之首,一个是青城掌门人师弟,江湖身份都不等闲,见阳煞李少臣毫无邀请入室的表示,顿感进退失据,颇不是味。 他们二人自是无颜分辩,谁叫他们与恶人为伙的呢,当下同声一叹,黯然回身,走向湖边,义胆金戈石浣自有留客之心,却因得知李老的个性,弄不好,反会给古慎之和上官文龙二人招来大的难堪,故只好以目向方小竹示意,要他设法影响阳煞李少臣的心意。方小竹原就对上官文龙和古慎之二人印象不恶,见义胆金戈目示递来,颔首间,赶上一步,笑对阳煞李少臣道: “古老前辈和上官老前辈,同流而未合污,暗中维护晚辈甚多,要不是他们二位从中缓冲,只怕在晚辈紧要关头,他们便请进石室了,故说起来他们两位对晚辈实在有恩,岂可不请进室中一叙?” 语唇虽细小,但却听在披风剑客和王扇蓝衫二人的耳朵,他二人油然心生无限感激,方小竹日后行进江湖,护益不少。阳煞李少臣自改邪归正之后,疾恶如仇,对行为不检之人,从不稍假辞色,因之得罪的人颇多。好在他不仅本身功力高绝,且又庇于武林至尊盛威之下,是以江湖人物受了他的气,也只有自认倒霉,莫可奈何。这时,他经方小竹如此一说,倒还能从善如流,转身对披风剑客等一人谢过道:“老夫粗鲁失礼,尚请两位老弟不见怪!” 阳煞李少臣下声致歉,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玉扇蓝衫上官文龙的面子可就大了,当下二人慌不迭地一躬道:“晚辈等交友不慎,无怪老前辈生气,如此反教晚辈们不安了。” 义胆金戈石浣大声道:“二位也不要多礼了,我们进屋再谈吧!” 于是阳煞李少臣首先进入石室,后面几人相让之下,接是由义胆金戈石浣走第二,就当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玉扇蓝衫上宫文龙二人正跨进屋门之际,石玉珍忽于一旁大声叫道: “竹哥哥,你一共有多少本书?”方小竹应声回道: “共是九百九十九册!”石俊明大声道: “那就不能让他们走了!书少了。” 原来他们小兄妹二人,就在大家说话之际,已把两捆奇书清点了一遍。 披风剑客和上官文龙二人闻言脸上齐是一热,他们虽未偷书,但是心中有愧,自认嫌疑甚大,停身室外,愕然相视,由于石俊明叫声太大,同时也传到了云中青雁柳如风耳中,她狡猾至极,心念一动,便将怀中藏书,以极快的手法,纳入了翠竹筒中。王屋樵这大笨熊,距离云中青雁不过半丈,竟然没有发觉。 云中青雁柳如风将竹筏推入湖中,作势登筏,一副若无其事之态,王屋樵隐周长泰乃是直性汉子,止住云中青雁柳如风道: “柳姑娘,我们不能就走,此事必须弄个明白。” 云中青雁柳如风停步回身,略作犹豫,严肃地道: “周兄之言有理,我一身清白,岂能招人污蔑。” 说着柳腰款摆,自动走了回来。方小竹见他们一人神态都极坦荡,不由剑眉一蹙,朗目如电,落向石氏二小身上,不知如何处理才好。石俊明石玉珍可没有什么顾怜,笑吟吟的各向一人奔去。口叫一声: “柳老前辈!”函意尽在不言之中。云中青雁柳如风展颜一笑,道: “小妹妹请!”转身朝一翠竹之后走去,没有半点作难之态。 王屋樵隐周长泰一见竟要搜身,这等屈辱叫他如何忍受得下,当下只气得目中喷火,冲着奔近的石俊明喝道: “小狗,你敢过来,我便一掌劈死你!”石俊明闻喝煞步,手中“二相金戈”在摆,怒道:“小爷正想用你祭戈,来吧!”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玉扇蓝衫上官文龙当然不能让他们二人冲突起来,同时出声阻住王屋樵隐周长泰道: “周兄,男子汉大丈夫,清白要紧!”王屋樵隐周长泰理直气壮地道: “咱姓周的顶天立地,难道二位老哥哥,也信不过么?”披风剑客古慎之与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二人,慨叹一声,对石俊明道: “我们二人,均曾进入石屋,就请民兄先搜我们吧!”各自解开了身上衣扣。方小竹惶声呼道: “二位老前辈……”他一语未了,背后石屋门内传来阳煞李少臣豪迈的声音道: “真是好汉子!周老弟也请入室一叙如何!”王屋樵隐周长泰怒气未息地道: “就是刀山油锅,我王屋樵隐也决不一皱眉头。”义胆金戈接口笑道: “周老弟,你会错了李老哥哥的意思了!”王屋樵隐周长泰闻言一怔而悟,当时垂下了头,反而现出羞涩之容。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王扇蓝衫上官文龙,相视一笑,整衣踏入石屋。 这时,石玉珍与云中青雁二人已经从翠竹叶后转出,云中青雁柳如风神色如常,毫未把搜身事放在心上,笑吟吟的道: “清白既经查明,我要告辞了!”纵身跳上竹筏,逐流而去。 既已经过搜身,大家自是再无话说,只如任她离去。转眼之间,便见她登上对岸。她心思既密且精,登岸之后便向出下奔去,对藏书行筏,竟未置一顾。石玉珍收回遥望的眼光,轻轻的道: “看情形,这偷书之事,一定是那泅水而逃的单掌开山吴雄一人所为了!” 方小竹叹道: “想不到吴雄那贼子如此可恶,我一念仁慈,竟让他逃出手去,明弟,珍妹,我们进屋再说吧!” 三人垂头丧气的走进石屋。 这里他们刚刚进屋,对岸山岗下顿时暴起一条人影,落于竹排上,微一俯身,又复飞身隐去。云中青雁柳如风原来并未真的离去,只是躲在一边守望,眼看方小竹等人返身入屋,立即胆大无比的现身出来将书取走。 此女心机之险,委实骇人。 她的设想还果真不错,就在她第二次离去不久,方小竹便从石屋中急闪而出,踏波渡湖,纵上她那双竹筏。可是细搜之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披风剑客古慎之阻住王屋樵隐周长泰道: “周兄不可鲁莽,你难道不惜身份么?”王屋樵隐周长泰一闻“身份’’二字,顿时便似泄了气的皮球,自动的收回掌势,退后一步。 披风剑客古慎之和颜悦色的对石俊明道: “义胆金戈石老前辈可是隐居此处?请小兄弟通报就说我古慎之求见。” 石俊明摸不清他们的来头,又见披风剑客古慎之以礼求见,一时不知如何应付才好,脸上不由现出了犹豫之色。披风剑客古慎之何等阅历,很快便看出石俊明心中拿不定主意。于是微微一笑,迂回侧击地道: “小兄弟可是姓石?”石俊明未作多想,直率地坦然道:“我叫石俊明。”披风剑客古慎之又道:“义胆金戈石老前辈可是令祖?”石俊明道:“是又怎的?”披风剑客古慎之笑道:“我们千里而来,求见令祖,小兄弟不予通报,不怕令祖见责么?” 石俊明道:“爷爷闭门谢客已数十年,如何会责怪我来?” 披风剑客古慎之试探地道:“这些年来,令祖难道没有接见一位外客?”石俊明哑口无言。 披风剑客古慎之暗暗一笑,又道:“不知令祖以前接见的客人,可是由小哥通报的?” 石俊明不由脱口道:“我又不是守门之人,如何管得着那些闲事!”披风剑客古慎之哈哈笑道:“如此小哥就只当老夫乃是不速之客,让老夫见了令祖之后,自行分说好了!”身形一闪,直向石屋中闯去。 以披风剑客古慎之的功力,闯入石屋自非难事,不过他乃是深思多虑之人,不愿马上得罪义胆金戈石浣,所以先拿言语叫明,希望义胆金戈石浣在屋内听到,自动现身出来。他身形闪动之际,已预防到石俊明的拦阻,左掌注满劲力,朝石俊明一推一拨,硬使石俊明横移一步。 石俊明虽是名门之后,资质也好,但内力方面怎及得披风剑客古慎之的深厚,何况又在他冷不及防之下,自然要被披风剑客古慎之所乘了。披风剑客古慎之突破拦阻,进入了石屋大门,石俊明虽是连声怒喝,欲把披风剑客古慎之绊住,却已力不从心。那知就在此时,只听得披风剑客古慎之一声闷哼,竟翻身倒退了回来,满面惊怒之色,再也不敢冒进。 同时,屋内一声朗笑道: “此处并非石老前辈住处,非经本人许可,闲人莫想进入!” 随着话声,门口出现了一个光风兴月的俊秀少年。石俊明一见之下不由一怔,随即大喜道:“你没事了?”方小竹点头笑道: “小弟不是好好的么?” 石俊明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布满迷惑之色。 原来方小竹被石俊明冒失地相助一掌,弄巧反拙,使他气血逆流,脑部血脉阻塞,当时昏厥过去,可是当他人一躺倒之后,“万年温玉床”立生奇效,发出一种化生万物,和阴阳,调龙虎的神奇妙力,当即便使他灵智复清,未曾受到丝毫损伤。石俊明石玉珍心情紧张之下,竟没有注意到方小竹神色间的变化。 方小竹则颇富心机的偷听了他们兄妹的谈论,知道石俊明原来是出于一片好心,并非邪恶之徒,有意加害于他。于是他心平气和的继续运气,以竟全功。 谁知他苦攻了七日七夜不破的任督二脉,竟在躺卧之后,不到半盏热茶时间,霍然而通。显然,这是由于他躺卧运功,身体与“万年温玉床”接触面增大,得宝床相助之功因而增大的缘故。 方小竹任督二脉贯通之时,也正是屋外披风剑客古慎之凭其丰富的阅历,说得石俊明云里雾里,哑口无言,抽冷闯进石屋之际。方小竹虽不能确定披风剑客古慎之等人的来意,但却体会得出石俊明守护门外是出于一片保护自己安全的苦心。自然,他也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这间石室。于是愤然推出一掌,将披风剑客古慎之击出门外。 披风剑客古慎之人甫入屋,连屋内情形都未得及打量清楚,便被一股强大压力推了回来,心中着实难甘。但因为他未曾看清出手之人是谁,只道是义胆金戈石浣所为,是以当时并未连使全力相抗,只顺势倒退而出。 这时,一见现身出来之人,不但不是义胆金戈石浣,而且竟然又是一个年青小子,不由更怒,向屋内大声道: “石老前辈何其拒人于千里之外!”他仍认为义胆金戈浣就在屋内,拒不见人。屋内一片寂然,无人答腔。 披风剑客古慎之乃是华山派四大护法之一,一手披风剑法闻名当今,江湖身份极高,这种闭门之羹,叫他如何咽得下去。 尤其当着另外四个高手面前,更是不下了这个台。因此当时只气得他昂首发出一声愤慨的长啸,啸声过后,恨恨地道: “我们千里迢迢而来,岂能就此罢手,朋友们!我们就只有得罪那位自高自大,目中无人的老前辈。”王屋樵隐周长泰挺胸“小弟愿任前驱!”大步向石屋门口走去。石俊明冷笑一声,迎着王屋樵隐周长泰不屑地道:“你们乃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怎能不查实情,便硬指家祖在这位兄台所住的屋中!”这话说得非常明白,此屋并非石家所有。 王屋樵隐周长泰那里听得入耳,一冲而前,手中板斧,带起一圈斧光,大喝一声:“让开!”身随斧进,“吴刚伐桂”,向石俊明劈去。 石俊明嘿嘿一笑,二相金戈一抖,正待展开招式还以颜色,忽见身前蓝影一闪,玉扇临空,已挡住了王屋樵隐的斧势。玉扇蓝衫上官文龙转身过来,对王屋樵隐周长泰道: “周兄可否容小弟先向石小哥请教两句?”王屋樵隐周长泰巨目一翻道: “你的耐性真好!” 披风剑客古慎之这时胸中之气业已稍平,玉扇蓝衫上官文龙的措置,正与他老谋深算的想法一致,于是也叫道:“上官兄必有高见,周兄请暂退回!” 王屋樵隐周长泰怒“哼”一声,悻悻的退回原处。石俊明虽见王屋樵隐周长泰退去,脸色仍是绷得紧紧的,向玉扇蓝衫上官文龙道: “你又有什么花样?”玉扇蓝衫上官文龙微笑道: “我们来的鲁莽,原易造成误会,石小哥请容在下把话说明!” 石俊明见玉扇蓝衫上官文龙说得甚是和气,再也发不起威来,冷冷地道: “有何指教,在下洗耳恭听” 玉扇蓝衫上官文龙正色道: “小哥可知我们五人来此的目的何在?” 石俊明忽然大笑道:“你想用“吓”字诀吗?”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仍不生气,和颜悦色道: “小哥请稍安勿燥,待老夫把话说完之后,再下评语不迟!” 石俊明转头看了渊停岳峙,神宁气和的方小竹一眼,也就学样住口,不再发话。静听玉扇蓝衫上官文龙说下去道: “听说近三年来,碧螺湖被一绝世魔头占据,平日外人不得擅入一步,犯者均被戏弄逐出……”‘ 石俊明脸上泛起一丝冷笑,方小竹则面现迷惘之色。 玉扇蓝衫上官文龙瞟眼一掠,看出石俊明不是无关之人,继续道: “时日一久,于是江湖人物便把碧螺湖视为畏途,老夫等五人今日前来,只是想查明真象,以释疑团。”石俊明哈哈大笑道: “原来五位是自命不凡,诚心摘招牌来的!” 玉扇蓝衫上官文龙未及答言,王屋樵隐周长泰已怒吼一声,道: “是又怎样?”石俊明“哼!”道: “乖乖的给我滚出去,否则,莫怪小侠手中金戈无情。”手中金戈一抡,带起一片金光,做了个虚刺的示威动作。王屋樵隐周长泰更加怒极,一挥板斧道:“小子无礼,我就先出手教训教训你!” 他身形已经闪动,却被玉扇蓝衫上官文龙喝阻道: “周兄,身份要紧!”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效,王屋樵隐周长泰再大的气,却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份,只气得他恨恨的一顿脚,将手中砍柴板斧一抡,砍倒了几根翠竹,以泄胸中怒气。这时,石俊明耳中忽闯一丝细语,道: “小弟虽然在此住了三年,但对于周遭之事,一无所知,请兄台略为明示,以便小弟相机应付如何?” 石俊明无须猜测,也知此话是发自方小竹之口,他想不到方小竹在短短三年之中,竟已有如此之高的成就,练成了“传声入密”的上乘玄功。 脸上微现惊容,暗忖道:“我真是空替他担心了,原来他的成就比我还高得多多呢。” 石俊明限于功力火候,无法以传音功夫详为解说阳煞李少臣所作安排的一片用心,只得含糊其词地道: “碧螺湖不容外人进入,乃是李爷爷的吩咐,方兄亦应维护才是。” 方小竹剑眉一蹙,暗忖道:“李爷爷一定是因为怕外人打扰我的练功,不让外人进入此间,以致造成外人的误会,如今我任督二脉已通,那种顾虑已是多余,似乎犯不着再得罪人家了。” 方小竹这三年来,不但功力经进到自行攻破任督二脉的程度,就是为人处事方面,也由于熟读近千本的奇书,增加了不少的实用知识,各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颇知运用思考和智慧之道。这时,他笑了一笑,道:“石兄,他们五位老前辈,远来是客,犯禁之事,自有小弟向李爷爷说明,你无须过虑。” 说罢,自报姓名,肃客入室。石俊明只气得暗骂:“真是莫名其妙!”赌气不再开口,眼看着披风剑客古慎之等五人,鱼贯进入石屋,才也跟身进去。 方小竹居住的这间石屋原不甚大,平日一人起居,倒不觉得狭仄,这时陡然增加了六人,便有人满为患之感了。石屋虽小,但屋中之物,却件件是江湖上罕见的重宝,尤其那一列奇书,更都是世间极难一见的珍物,这时,落到玉扇蓝衫上官文龙等五位行家眼中,不由都被惊讶得变颜变色,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方小竹看在眼中,只是淡然一笑,毫未在意。但那五位当代高人,却有点沉不住气,失去了应有的修养,从内心之中,有了患得患失之念。要知这些奇书奇物,任何一件流人江湖,都足以引起一场争夺的流血惨剧,其诱惑性之大,真是无以复加。 这时,从未开口说过话的单掌开山吴雄,轻轻的拉了一下云中青雁柳如风的衣角,眼光同时落向一册“混元秘录’’之上。 他身裁魁梧,外貌粗鲁,其实却是善功心计之人,就因为他外貌诚朴,每易使人上当吃亏。 他看出同来五人之中,披风剑客古慎之和玉扇蓝衫上官文龙二人,因为出身名门正派,平日自尊自贵,放不下脸来;王屋樵隐周长泰虽心急性燥,却是一个心胸坦荡之人;只有云中青雁柳如风,天生一付贪小便宜的习性,最易利用合作,所以他动上了她的脑筋。 云中青雁柳如风也正是单掌开山吴雄所认定的那-类人物,她出身虽是不差,却无坚定的意志力,控制不住利欲之念。 其实,她入室之时,便早就存下了私心。这时她经单掌开山吴雄暗中示意,立即报以点头一笑。于是他们二人合作,一个掩护,一个下手,交互行猎,不久之后,二人都有了可观的收获。 方小竹没有想到他二人合作偷窃勾当,一心一意的忙于招待茶水,竟全然未觉。 单掌开山吴雌和云中青雁柳如风二人,连连得手之下,贪心愈炽,愈是停不下手来,恨不得把全部奇书囊刮而去。忽然间,他们二人同时有了新的主意,单掌开山吴雄对云中青雁使了一个眼色,云中青雁娇笑声中,发言道:小妹心中有一疑问,此时不知应否说出,向方小侠请教?” “小妹纵觉房中各物,无一不是世间少见的奇珍,尤其壁间藏书,多半属于武林至尊沈大侠所有,不知方小侠与沈大侠有何渊源,尚请见告。” 方小竹朗目一闪,想不出柳如风何以有此一问,但又不便说出自己的这番奇遇,只好半真半假地道:“晚辈当初偶然来到此地时,室中便是这般情景,书物均是现成,实不知其他因果。” 单掌开山吴雄应声道:“柳姑娘之问,至为重要,室中各物既然均为武林至尊所有,小侠如果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们站在武林一派的立场,自应为武林至尊稍进绵薄之力,替他老人家收回这些失物,送上庐山。” “失物”二字用得太重,言外之意,已指明方小竹有盗窃嫌疑了。方小竹眉头一皱,心想:“真是惹鬼进门,自找麻烦。”正待发作,石俊明却早已怒火上腾,抢先道:“胡说!你们把方兄看成什么人了。” 云中青雁柳如风冷声道:“近三年来,武林中奇案迭起,许多奇奇怪怪之事,都在不可能的情形下发生。何况,此间碧螺湖三年来透着古怪,我觉得我们有查究此事的必要。方小侠如果问心无愧,就请随我们上趟庐山,同叩武林至尊说明真相,以释我等疑团,并正江湖视听。” 王屋樵隐周长泰更是大声道:“柳姑娘之言极是有理,我们必须追究到底!” 潇湘子扫描,苯企鹅OCR豆豆书库独家连载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竹剑凝辉,贪得无厌

关键词:

上一篇:雄鹰铁血

下一篇:善财难舍,竹剑凝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