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app > 文学小说 > 香港市法源寺

原标题:香港市法源寺

浏览次数:60 时间:2019-09-18

九月十八日清早,在南海会馆里,康有为和大家捧着密诏,做了紧急的决定:第一、要想办法救皇上,谭嗣同提议去劝说有新建陆军在手的汉族军头袁世凯,袁世凯头脑比较新,办强学会时他就赞助过,皇上前天昨天已连续召见两次,已表示重用他。如果他能够深明大义,事情还有转机,这一劝说,风险虽大,但值得一冒,谭嗣同自告奋勇,愿意只身前去找他。第二、皇上力催康有为南下,用意在避免意外发生时,大家被一网打尽,所以决定康有为速离北京,以保全火种。决定以后,即分头进行。 当天晚上,谭嗣同联络上袁世凯,约好晚上十点,到法源寺去拜访袁世凯。袁世凯那时事忙,没住在自己的海淀别墅,就便住在法源寺里,他为什么住法源寺,没人知道,也许在学恭亲王吧? 一八六○年英法联军打进北京的时候,咸丰皇帝逃到热河,留下弟弟恭亲王奕言斤在北京与洋人谈判。那时洋人占据了紫禁城、北京内城,恭亲王住不成自己的恭王府,就看中了外城的法源寺,住进了法源寺。咸丰皇帝在热河遥控交涉局面,他一再叮嘱的是:恭亲王不可以亲自见到洋人,因为恭亲王是中国皇帝的弟弟,地位高高在上,岂可被洋人见到?但是,咸丰皇帝这种叮嘱,事实上是做不到的——你自己打了败仗,洋人占了你国都,你跟洋人谈判,怎么可以不打照面?事实上,形势比人强,英法联军在北京杀人放火、抢劫强xx,这种无法无天的局面,也亟应赶快解决,在解决过程中,恭亲王就无法不见到洋人了。最后,谈判完成,英法联军同意撤兵,愿和中国和平相处,并表示将按国际礼仪派大使来“亲递国书”。不料这一约定,使以天朝自居的咸丰皇帝大大的介意起来,他批恭亲王的奏折说:“二夷虽已换约,难保其明春必不反复;若不能将亲递国书一层消弭,祸将未艾,即或暂时允许作为罢论;回銮后,复自津至京,要挟无已,朕惟尔是问!此次夷务步步不得手,致令夷酋面见朕弟,已属不成事体。若复任其肆行无忌,我大清尚有人耶?”为了抗议大清无人和拒见夷使,咸丰皇帝不肯再回北京,他死在了热河。这一死,造成了西太后的夺权成功、恭亲王的终于失势。他在法源寺折冲尊俎的努力,最后挡不住人为刀俎。在法源寺苦心孤诣后三十四年,日本又打败了中国;再过四年,六十六岁的他,终于在拦阻光绪皇帝变法维新中死去——年轻时,他是同治中兴的急进派;年老时,却变成光绪变法的保守派,这就是人的一生。谭嗣同在去法源寺的路上,忽然想起近四十年前恭亲王在法源寺那段救亡图存的历史,他顺着想下来,想到袁世凯,他的心,凉了半截。啊!他住的浏阳会馆,不就在附近吗,这一联想,可真是得天时地利呢。他苦笑了一下。 袁世凯简直在以朝服出迎这位军机章京了。军机章京在实权上,相当于副宰相,袁世凯是老吏,对这样炙手可热的新贵近臣,不能不另眼相看的。 谭嗣同首先说事属机密,要求在卧室与袁世凯单独谈话,袁世凯照办了。在卧室里,谭嗣同出示光绪皇帝的密诏,以取信于袁世凯。并告诉他,救皇上、救中国,在此一举。谭嗣同表示,根本的关键在西太后,只有清除了西太后,才能解决问题。如今要袁世凯配合的是:一、杀掉荣禄;二、包围颐和园。至于进颐和园对付西太后,无须袁世凯派兵,他谭嗣同在北京可掌握好汉几十人,并可从湖南招集好将多人,足可解决园内的一切。 袁世凯表面上同意了这一计划。但是,送走谭嗣同以后一个小时,荣禄就得到袁世凯的报告;第二天清早,颐和园的西太后,从荣禄的跪禀里,也知道了真相。 同样的第二天清早,经过一夜的讨论,大家在南海会馆分别走出来。除了林旭绝对不相信袁世凯以外,其他的人半信半疑,倾向于袁世凯纵使不派兵,大概也不至于告密。谭嗣同的结论是:不管袁世凯可不可靠,这是我们最后的一着棋,死马如当活马医,只好冒险找他。为了加强袁世凯的信心,他决定今天进宫,签请皇上明天再召见袁世凯一次。至于康有为,决定明天就南下。 九月二十日清早,康有为上了去天津的火车。他的运气真好!他上火车后十几个小时,南海会馆就被官军团团围住,抓到康广仁。因为不见了康有为,官方下令停开火车、关闭城门,以防康有为逃脱。又下令天津地区停开轮船、下令烟台地区大肆搜船。可是,几次劫难他都躲过了,靠英国人的帮助,他终于到了上海。 日本人也不落英国人之后,在公使馆里,他们首先收容了梁启超。这天正是九月二十一日,西太后正式“临朝训政”了,一百零三天的变法维新,从今天起宣告结束。两天以后,消息传来,光绪皇帝已失掉自由,被西太后关在皇宫的湖心小岛——瀛台——里。 尽管外面风声鹤唳,谭嗣同却没有逃走。但是,浏阳会馆找不到他,他带了一个布包,去了日本公使馆。 ※※※ 日本公使馆,谭嗣同从来没去过。走近的时候,最吸引他注意的,是那一大排方形木窗。木窗的规格,跟中国的窗户完全不一样,显得开朗、方正,而透入大量的光明。他走上了三阶宽石阶,证明了身分,说是来看梁启超。正巧林权助公使不在,一个矮小机警的日本人接待了他。 “久仰、久仰,谭大人。我名叫平山周。我们欢迎谭大人来。梁先生住在里面,现在就带谭大人去。” 开门了,进来的是谭嗣同,平山周一起进来。梁启超迎上去,双手握住他的两臂。“你可来了,复生,你叫人担心死了。来,坐下,先喝点茶。” 梁启超接过谭嗣同手中的布包,放在桌上。 “我怕有人跟踪,转了好几条街,最后从御河桥那边过来的。若有人跟着,他会以为我去英国使馆。怎么样,卓如,两天来睡得还好吧?” “睡得还好。”梁启超说,“你还是睡在会馆?” “是啊,你走以后,我一直在会馆,没出来。”谭嗣同答。

杨锐,字叔峤,绵竹人,戊戌变法六君子之一。出身于书香门第,幼承父兄教养,少年时代即开始显露头角。参加院试时,张之洞将杨锐与其兄杨聪二人比为蜀中当代的苏轼和苏辙。及长,入已升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幕府,任职期间以其卓越的才华与高尚的品格深得张之洞的敬重,成为其重要幕僚。15中,凡送呈朝廷的奏疏与重要文献,大多出自杨锐之手。光绪十年,法军侵犯凉山和滇桂边境,杨锐力主援越抗法,并促成张之洞起用退职爱国老将冯子材为广西军关外军务帮办,率军出关,奋起反击,打败法军三路进攻,重伤法军司令尼格里,并攻占凉山。捷报传来,杨锐满怀激情,代张之洞草拟了《广军援桂奏稿》,此稿成为近代史上一篇重要文献。光绪十五年,杨锐考取内阁中书,获章京记名,协编《大清会典》,书成后晋升内阁侍读。杨锐身入政坛以后,即义无反顾地投入救国活动。 光绪二十年,甲午战争中,和议传出,杨锐深切愤慨,而慈禧却在此时要办六十大寿,挪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太监寇连才阻谏被杀,无人再敢直言劝阻。独有杨锐激励御史王鹏运进谏并代王作疏上奏,奏疏中有齐顷公败于鞍,七年不饮酒食肉,越勾践败于会稽,二十年卧薪尝胆之句。慈禧看后甚为恼怒,要恭亲王奕诉将其充军,奕诉回答:言官无邪。方得免。甲午战败以后,1895年4月17日,中国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对此全国人民非常愤慨。康有为在京发动一千三百多名应试举人公车上书。杨锐作为年辈较早的京中名士带头参加。公车上书揭开了维新变法的序幕。这年8月底,杨锐同文廷式、康有为等18人在京发起组织以振兴中华、开通民智为主要上的的强学会。 光绪二下三年,德国强占胶州湾,康有为多次向光绪帝上书都被守旧派作梗阻挠,光绪都未看到。康有为又来北就准备再向光绪陈述救亡自强之策,杨锐日夕与康筹划,为之宣扬,并在都察院一位官员高燮曾面前极力称赞康有为的变法主张,将主要内容予以条陈,高燮曾上疏向光绪推荐。1898年6月11日,光绪帝发布明定国是诏,决心变法自强。6月16日 在颐和园内召见康有为,授以总理衙门章京上行走的六品官职,并给予专折奏事的权力。半月后,梁启超以举人身份受到光绪皇帝的召见,授以办理译书局的事务。继明定国是诏以后,光绪帝不断发出行新政的诏书,甚至一日数令,倾泻而下,决心变法维新。由于当年是戊戌年,史称戊戌变法。9月1日,杨锐在积极推行变法的湖南巡抚陈宝箴(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职)的推荐下,受到光绪帝的召见,向光绪极言兴学、练兵、用人等救亡之策,光绪以其所言切实中肯,甚为满意。接着又召见了刘光第、谭嗣同、林旭三人。9月5日加四人四品卿衔,参预新政,当时有关新政的诏书全由四章京代皇上草拟。加上一些守旧衰谬大臣已失去光绪帝的信任,因此,当时的四大章京颇有实权,按梁启超的说法是名为章京,实为宰相。明定国是诏发出以后,在清廷内部以光绪帝为首的维新派与以慈禧为首的守旧派展开了激烈斗争,北京城内政治形势十分紧张。6月15日,老谋深算的慈禧针对新政采取了三项重大措施:一、将亲近光绪的翁同龢开缺回籍;二、任命荣禄为直隶总督;三、命二品以上大臣授新职须到西太后前谢恩,16日命崇礼署步兵统领。6月22日、23日又授荣禄为文渊阁大学士兼北洋大臣,直接 统帅驻防京、津一带的董福祥的甘军、聂士成的武毅军、彭世凯的新建陆军,24日派怀塔布管理圆明园官兵,派刚毅管理健锐营。这样首先牢牢抓住军权,并去掉光绪身边有一定影响的亲信。这时变法维新的口号已经喊了两月多,但各地巡抚总督见清廷实权仍在慈禧之手,大多数都持观望态度。 光绪皇帝为了打破困境,大胆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8月30日裁撤了詹事府、通政司、光禄寺、鸿胪寺、太常寺、太仆寺、大理寺这些无所事事的衙门和充满着尸位素餐的官员,裁撤了湖北、广东、云南三省的巡抚(因这三省既有总督,又有巡抚);二是9月1日下诏把阴挠主事王照上条陈的礼部尚书怀塔布等交部议处。上谕发出以后,守旧诸臣初而震恐,继而切齿,怀塔布、 立山等人率内务府官员数十人环跪于慈禧面前呈诉光绪无道,继而又相率到天津就谋于荣禄。9月5日,西太后和他的亲信荣禄密谋决定废掉光绪皇帝。9月14日,光绪皇帝到颐和园向慈禧请安,慈禧明确表示了她的态度,对光绪帝施加了压力。光绪帝回宫以后,当天就写了一道密谕交给杨锐,其内容是:朕惟时局艰难,非变法不足以救中国,非去守旧衰谬之大臣,而用通达英勇之士,不能变法。而皇太后不以为然,朕屡谏,太后更怒,令朕位几不保。当康有为、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可妥速密筹,设法相救。朕十分焦灼,不胜企望之至。特谕。杨锐接密诏以后,已知危机四伏,但念及君父之急岂可不趋,即约林旭来绳匠胡同寓所商筹。康有为、谭嗣同将挽救这一危局的希望寄托于驻军天津的袁世凯。9月18日深夜,谭嗣同到法华寺面见袁世凯,拿出光绪皇帝的密谕,要求袁世凯迅速举兵,先杀荣禄,然后包围慈禧住处颐和园,并说事成以后立即升任袁世凯为直隶总督狡猾多诈的袁世凯,当面并不拒绝,两天以后立即向荣禄全盘交待了谭嗣同夜访的情况。当时荣禄急乘专车赶到北京,同怀塔布等人面见慈禧,密谋至半夜方散。9月21日,慈禧传旨说皇帝生病不能办事,由她临朝训政。 从6月11日明定国是诏发出到维新变法正式开始,到9月21日慈禧发动政变,维新变法结束,前后共103天,史称百日维新。当天即由慈禧下令逮捕康有为。康有为逃往日本,只抓住他的弟弟康广仁。24日凌晨,杨锐在绳匠胡同寓所被捕,与谭嗣同、刘光第、林旭、杨深秀、康广仁同时关押刑部监狱。28日,杨锐与以上五人同时遇害于北京菜市口,年仅41岁。

本文由热购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香港市法源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北京法源寺